01c97c575ae8e70000012e7ebccac5.jpg@900w_1l_2o_100sh
image
Layouts02
Uniqo_角色_08
翻腾的空洞_s

翻腾的空洞

2016/01/17

《翻腾的空洞》

剥落的虚伪_s

剥落的虚伪

2016/01/06

《剥落的虚伪》 布面油画,2015,50cm*100cm

再遇克里姆特2#_s

再遇克里姆特2#

2015/12/21

《再遇克里姆特2#》 布面油画,2015,50cm*100cm

2.pic

绘画十年谈之一个人的战争[微课笔录]

2015/12/20

前几日收到[插画-品牌设计]公众号的邀约,在昨晚进行了一次在线的微课分享。里面一大部分内容其实在别的访谈时谈到过,也有一部分是首次谈及。自觉没有讲好这些部分,主要是因为很不习惯自己对着手机空谈,没有对象没有回应,凭空着谈,很不习惯。我还是比较喜欢对话式的,闲谈处慢慢推进深入,可聊一些我自己平日也只是朦胧的思绪,这也是一种自我整理的好方式。
但昨晚结束后就有朋友来质问我竟然没有分享这个课程的预告,实在是我心里没底,第一次弄,也不知道怎么个情形,就不好意思叫上熟人来听。
在此见谅了,朋友们。
在此奉上这次分享的笔录,整理的比较仓促,有失当处请大家提醒。
谢谢
北邦,2015.12.20

再遇克里姆特1#_s

再遇克里姆特1#

2015/12/19

《再遇克里姆特1#》 布面油画,2015,50cm*100cm

周毛毛2015_s

周毛毛的蘑菇头

2015/12/14

《周毛毛的蘑菇头》 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我有时清醒,但大部分是糊涂的_s

我有时清醒,但大部分是糊涂的

2015/12/13

《我有时清醒,但大部分是糊涂的》 布面油画,2015,50cm*100cm

面首的面子_s

面首的面子

2015/12/09

《面首的面子》 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拘泥_s

拘泥

2015/12/07

《拘泥》 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我们都忘了,说好的那些不忘_s

我们都忘了,说好的那些不忘

2015/11/27

《我们都忘了,说好的那些不忘》 布面油画,2015,50cm*100cm

我已不奈人生何,还是有人在我们心里放冷枪_s

我已不奈人生何,还是有人在我们心里放冷枪

2015/11/26

《我已不奈人生何,还是有人在我们心里放冷枪》 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腐_s

2015/11/08

《腐》 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浊_s

两性进化论

2015/10/28

《两性进化论》 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于瓶颈处憋紧的一串响屁_s

于瓶颈处憋紧的一串响屁

2015/10/24

《于瓶颈处憋紧的一串响屁》 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社交退化症_s

社交退化症

2015/09/14

《社交退化症》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10.pic
无语了,这是要怎样?_s

无语了,这是要怎样?

2015/08/02

《无语了,这是要怎样?》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呆鸟4#_s

呆鸟4#

2015/07/02

《呆鸟4#》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呆鸟3#_s

呆鸟3#

2015/06/30

《呆鸟3#》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呆鸟2#_s

呆鸟2#

2015/06/27

《呆鸟2#》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呆鸟1#_s

呆鸟1#

2015/06/26

《呆鸟1#》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你才是猪,你全家都是猪!》
缠绵悱恻3_s

缠绵悱恻3#

2015/04/22

《缠绵悱恻3#》 布面炭黑,2015,120cm*160cm

缠绵悱恻2_s

缠绵悱恻2#

2015/04/13

《缠绵悱恻2#》 布面炭黑,2015,120cm*160cm

缠绵悱恻1_s

缠绵悱恻1#

2015/03/09

《缠绵悱恻1#》 布面炭黑,2015,120cm*160cm

《畅想曲II》_s

《畅想曲II》

2014/12/20

炭黑笔,油画布背面。120cm*160cm 2014
我以为好画不外两种。当然这是从我自己的画而来,一家之言,请君听之付一笑即了。
一是刚好时的纯熟阶段,游刃有余方可做到随性遂意,可图于线条本身处赋以更多个人化的表达内容;这个好大多数人都能理解,只是这个阶段时日久了画也容易油,技艺上过于熟练往往给人一眼看很棒的感觉,细细品就觉得整幅画都充斥一种熟性,反而就很难再从中体会出更多的意味与气息。“油”这个词时陈丹青常说的,现在我慢慢懂了这样一种画的感觉。
其二是在新与旧的语言交替时,技艺和审美都未定性,虽时有波动冲突,然则当时间过去,再次成熟时复看这些画,就总有那么几幅是让自己拍案叫绝的。细究其理,就像无头苍蝇般的在时间的纸面上撞出了很多个洞,而我只是选了当时认为最好的一个钻了进去,如今是再也回不去的。

1 / 5 12345
3个访客在线
0 游客, 3 bots, 0 成员
今天最多访问: 4 在 12:29 am CST
这个月: 27 在 08-02-2016 12:57 am CST
今年: 59 在 07-28-2016 03:25 pm CST
所在时间: 77 在 05-25-2011 06:14 am C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