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九月》

2014/09/26

彩铅,2014.9 油画布背面

《高反》手稿-川藏线体

2014/09/13

第一次去西藏,第一次高反。
此程十日,全队25辆车,92人。成都出发,途径雅安,康定,雅江,巴塘,芒康、左贡,墨脱,八宿,林芝等15地最后抵达拉萨,共2650公里。最高海拔达5100米,作画27幅,入藏后遇一晚停电,五十余次检查,无车辆抛锚,无人伤病。

《耳不濡目未染》

2014/09/12

炭黑,2014.9 油画布背面 60cm*80cm

《心事》

2014/05/08

這段時間我特意放慢了自己的工作節奏,今後也不打算這麼高頻率的做展,我會安靜下來,慢下來,找回自己的心事,多和自己相處。
也許你也有一樣的感覺,那麼希望你看到這幅作品,也能給自己找回想心事的能力。

《敗》

2014/03/23

花无常盛,人有祸福。
春尽花残是一种物尽的境界,总觉花最美的时候是在残败之时,生命即将逝去,余下最后一眸遐想。
过于完美的人生本身也是人最大的一种缺憾,生命始终有道,圆缺相映。

《方向感》

2014/03/12

《方向感》160cm*120cm
炭黑,油画布面,2014.3

每次我面临重要抉择时,就会很由依赖方向感带来的安全感。
人生路的方向其实很单一,就是跟着时间前进,时间的朝向又是固定而不可更改的。我一直强调自己是个慢热的人,是因为时常需要容忍自己一时的迟钝和混乱。

所以我常通过回望过路来推导方向。

《畅想曲I》

2014/03/03

今年是我近些年来最安静舒适的一年,没有开发衍生品,也不用操持展览。
可能因此能沉下心来打磨自己的线条,由此今年的线条表达很不稳定,有不少新的尝试。
新旧审美观更替时是个很奇妙的阶段,常有想撕了的恼人念头,但往往过了一段时日越看越喜爱。这些画都是咋看下有受不了的难受与别扭,但是很耐看,而且画时候很爽快,用淋漓尽致来形容是最恰当的。
这两幅是其中翘楚,画的时候痛快的很,不敢停下,一停就会被恶心到,所幸忍过来了,如今看来倒顺眼多了,还真是吐着吐着就习惯了。
取名《畅想曲》,是指画一路的天马行空,其中有多处自以为巧妙的神来之笔,靠的都是一种似是而非的审美情趣。

《鸟妇的棒棒糖》

2014/01/09

005针管笔,布面 50cm*65cm(约) 2014.1 我的骨子里住着一个老妇人,苍老而疲倦。 平常她总在沉睡,偶尔也会睁眼望望我,却是一幅嘲弄而慵懒的眼色。 那时的表情像极了我儿时经常欺负的一只老猫,幽怨而狠毒的瞪完我会弓着腰僵硬的走进黑暗处。 随着年纪的增长,我越来越尊敬她,像一个孙子尊敬自己的奶奶。

《让闺女飞》

2013/10/24

闺女上二年级,我为她新注册了一个QQ号,干这样这件事,其实是在提醒自己:她是个独立的个体。
于是她有了独立的QQ号。
这是个很不错的提醒方式,从此我们可以通过QQ来沟通见面不方便说的事。

Occasional Encounter with an Elephant

2013/08/25

《偶然遇见大象》 12B铅笔,帆布
《Occasional Encounter with an Elephant》 12B Pencil, Canvas

Painting-Horse

2013/06/20

Record Videos lines-sim painting on the Wood-Horse.
Spent six days five nights on this horse,”Best embodies the line body painting attractive way to improvisation, no drafts, no need idea as with the nature from, high spirits and on.”
“Lines and colors, are a natural means of expressing emotions, speed undulating rhythm; poised and dynamic, raging unrestrained control and loss; scattered shape and exhalation gas gathering and suck … lines are clever, have lifes, there are exhaled and suck, have received and put out mood. “

《树说》

2013/06/16

《树说》12B铅笔,油画布背面 《Tree Talk》 12B Pencil
你听到过树的声音吗?

<梦游人世>

2013/05/04

总有些很久远的梦成了我现在最依恋的地方,这些并不存在的空间已与我遥远似幻的童年重合纠叠在一起。我偶尔的翻开女儿的童话书,长大就像一个噩梦仍在继续,梦未醒,只好这般梦游人世了。

《幽幽我心》My Lasting Heart

2013/04/28

《悠悠我心》 005号針管筆,帆布 《My Lasting Heart》 005# Pen, Canvas
“我本将心向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郁郁苍苍的外在下,却是一颗脆弱敏感的童心。

The lines-ism Butterfly

2013/03/10

Client:K11 shanghai,date:2013.4,005# pen
线体蝴蝶。

2012北邦漂流动物园巡展人兽图纪实

2012/12/02

艺术家试圖用一种天真烂漫的童话语言讲述人性的复杂和无可抑制的失落感,缺乏归宿感让这批作品有了一个情感缺口。我们都漂流在人生的归途上,之所以说归途,是因为我们一直在迷失,找不到曾经要去的方向,找不到曾经来的路。人性的复杂让人类失去了很多美,贪婪的欲望,自私的占有,自我保护的逃避……等等。这些人的天性阻碍我们去拾起人生最宝贵的财富。用动物的形象,用他们单纯,忠诚,天然的内在,唤起一些久违的美感。里面埋藏着一种隐喻的反讽,你可以用沉重的角度来解读,也可以用童话趣味去想象一个别样的人类世界。

《貓女郎》

2012/09/28

《猫女郎》 005号針管筆,特殊加工宣紙
为《鸟女孩》之姐妹篇,女人体与猫体的融和,奇特的形体构造给人以想象。
稳健而傲视一切的猫脸与退缩瘦弱的女人体形成两个方向的情绪,矛盾与荒谬是这对姐妹作品的一个特点。

山魈

2012/05/16

85cm*106(约) 0.05针管笔 特殊加工宣纸
时间跨度1年余,创作工时:98天左右。

我一直想画一幅大脸,人或动物的。自从知道山魈这个动物后,就存了心要给它画幅肖像脸,誓要用最细的笔触勾勒每一根皱褶。
这真噬个漫长的过程,我久久地迷失在那道道地纹路里,觉得从未如此清晰地去理解一个表情的构成,也从未如此靠想象打磨一张脸的纹理…

Smell the flowers

2012/03/21

A person born in a flower bud only smells the flower but is unwilling to open his eyes and see the world.
Are there times you are unwilling to open your eyes?

Bird girl

2012/03/12

《鸟女孩》试图以天然美感来重塑女性美,蕴含着东方典雅的神韵美。

《内心长树的忒鸦》

2011/09/13

《内心长树的忒鸦》是一次即兴创作,为忒空间的艺术家实验室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它象征着此次北邦漂流动物园个展和忒空间通力合作的圆满。

Floating zoo 20#

2011/06/02

漂流动物园系列作品之20#|《貓與珍珠嬉戲,卻不料被珍珠所縛》

Floating zoo 19#

2011/05/23

漂流动物园系列作品之19#|《孤傲的鯨頭鸛》

Floating zoo 18#

2011/05/15

漂流动物园系列作品之18#|《周身珠寶卻滿心失落的狒狒》

Floating zoo 17#

2011/05/08

漂流动物园系列作品之17#|《哎呀,我的珍珠掉了!》

4 / 6 123456
7个访客在线
2 游客, 5 bots, 0 成员
今天最多访问: 15 在 02:54 am CST
这个月: 63 在 03-08-2017 09:47 pm CST
今年: 63 在 03-08-2017 09:47 pm CST
所在时间: 109 在 11-24-2016 02:11 pm C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