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狂想

2018/12/16

很久没用设计的方式作插画,作为设计师出身的插画师有些不务正业。
画是越画越丑,越画越暗黑。
十几年前也曾一度喷洒过一阵暗黑流,后慢慢又浮上来冒泡,上面的人群集聚,极为热闹。混在人群中总能得到些安全感,只是人性总在安逸与恐惧中反复,很多名人大牛都讲过此类事件,确实人性犯贱。
我从彼端又回到此端,然后又回莫名其妙的去到彼端。两端之间其实有很多可以混为一谈的做法,只是大多数时候都不屑于去苟且。眼前的终归于苟且,而诗和远方会出现在另一端。

这几张山海经狂想的插画,就是属于混为一谈后的做法。
将丑丑的手稿,用设计的手段处理下,就是如此。
其实还可以将设计性加强,使得画面更具现代感和设计感。
只是作为也是原作素材作者的自己忍不住会跳出来阻止,努力想多保留手稿的笔迹感。
与自己吵架我们叫做纠结,是的,我总是处于纠结。
但也同样值得高兴,因为纠结还意味着有进退左右可言,这事贵在自洽中完满。

The openning lotus

2012/06/04

我是很爱荷莲的,却很少去看了,它似乎已经和形体无关,就是种记忆,像檀香。

Naked Girls On Horseback

2012/02/23

《马背上的裸女》是源自一本童话书,当然我这是为一本书画的插图。

再现《秦俑》

2011/05/25

多年前看<寻秦记>就埋下了此情结。博物馆方希望借助时尚潮流的现代审美来重新诠释秦文化。又要尽量保持秦文体的特征。
经过思虑选用了深沉严谨的厚重色系,一反常态以华丽炫彩的形象示人,既是一种革新,也是一种个人角度的深入幻想。
秦朝在歷史上是一個神秘的谜团, 除了文字的微薄记述外,唯一能让我们展开视觉想象的就是秦皇的兵马俑遗迹,这个庞大残缺的陶俑群像早已不是最初的模样,而以什么样的模样来让更多年青的国人…

[绽放]系列2011–v4

2011/02/13

每年都會有一組關於綻放的圖形創作.這是2011年的一組.
我試圖構建自己的插畫美學,一種對圖形抽象化,本土化,概念化,也知覺化的嘗試.
这次尝试结构化图形,几何原理营造出理性思维的严谨美。

[绽放]系列2011 – v3

2011/02/02

每年都會有一組關於綻放的圖形創作.這是2011年的一組.
我試圖構建自己的插畫美學,一種對圖形抽象化,本土化,概念化,也知覺化的嘗試.
这次尝试结构化图形,几何原理营造出理性思维的严谨美。

[绽放]系列2011 – v2

2011/02/02

每年都會有一組關於綻放的圖形創作.這是2011年的一組.

[绽放]系列2011 – v1

2011/02/01

这次尝试结构化图形,几何原理营造出理性思维的严谨美。

[绽放]系列2010

2010/08/25

綻放是我一直嘗試在做的實驗性的插圖系列, 2009年,2010年,2011年,每年都會有一組關於綻放的圖形創作.這是2010年的一組.
我試圖構建自己的插畫美學,一種對圖形抽象化,本土化,概念化,也知覺化的嘗試.

WING FOR ANYWORK V1

2010/08/24

V1-凤凰之翼,浴火而得以重生,是一种对理想生命的赞颂,借此成就让生命升华的大自由精神。

WING FOR ANYWORK V2

2010/08/24

V2-蝴蝶之翼,绚烂而自由,刻画一种快乐,美丽的自由。

WING FOR ANYWORK V3

2010/08/24

V3-力量之翼,坚毅而冷感,传递一种对静而止,动而迸裂,疯狂的自由。

MAN 2.0-WHEN I BECOME A FATHER

2007/05/23

那一年,从无知懵懂踏上了坚韧深沉。
那时我们什么没有 ,却有的是希望和憧憬。
脚踩着水泥地那般分明,只为让自己听到一个男子汉该有的脚步,坚若磐石 。

2006 ENO SPEAKER

2006/07/25

For the launch party, eno is featuring 32 hand-made music speakers decorated with the artwork of artists from different parts of China.

8个访客在线
3 游客, 5 bots, 0 成员
今天最多访问: 13 在 06:06 am CST
这个月: 42 在 04-05-2019 02:29 am CST
今年: 79 在 01-30-2019 01:19 am CST
所在时间: 109 在 11-24-2016 02:11 pm C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