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邦線體繪作品集[2006-2014]

2015/01/08

认识北邦是在多年前的一次饭局,人不高,不瘦,不浮,给人平静亲和的印象。

可能大多数人认识北邦,都是缘于他的《漂流动物园》系列,那几乎成了他的代表作,但我不是。

我认识他时他还没画这些变态的线条,那时大家都还混论坛,85前的80后可能会知道,一个叫V6DP的神坛。里面可谓藏龙卧虎,像CG大神黄嘉伟、大神MAX…

北邦当时画的都是妖魔鬼怪,只是其中一个插画咖,他的画很怪,会看的人莫名其妙的不自在。

颠簸的2014

2014/12/31

2014是我较为高产的一年,也是我对线体语汇最不稳定的一年。
整理的有18幅,已是大部分,还有一些没拍,总的算来有20几幅。
细细整理了它们,微微有些感叹,串起它们可瞥见我摸索一路中的挣扎及时刻萦绕着的执念。

比亚兹莱照看指引了我一段就与我分道扬镳了,之后就一直学着自己照顾自己,走走停停,倒是也走出了一条孤独的路。
在网上总会见到许多黑白画大咖们的作品,每次都看得激动,背过身画起来总是一头汗。这只是望梅止渴而已,我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忍不住的想要剖析研究他们的手法和技巧,琢磨久了就发现不对劲,毕竟是别人的东西,有形无骨,离开了具体的元素形式就成了易散架或败血症的患者。
画的不好也不开心。

这一年我只是安安静静的画着,由着自己乱画,越画越可怕。

多数朋友们对我画的印象仍停留在动物园系列,有人来问:你真的是画动物的那个北邦吗?为什么你现在画的东西完全完全不一样?
这第一个问题很有意思,我既是也不是,这里有个时间差的问题。
曾经是,现在不是了。
第二个问题说明了我的改变很大,企图心不小。

无论如何,我让这一年有了纯属个人的痕迹,计划为它们做个展吧。

《畅想曲II》

2014/12/20

炭黑笔,油画布背面。120cm*160cm 2014
我以为好画不外两种。当然这是从我自己的画而来,一家之言,请君听之付一笑即了。
一是刚好时的纯熟阶段,游刃有余方可做到随性遂意,可图于线条本身处赋以更多个人化的表达内容;这个好大多数人都能理解,只是这个阶段时日久了画也容易油,技艺上过于熟练往往给人一眼看很棒的感觉,细细品就觉得整幅画都充斥一种熟性,反而就很难再从中体会出更多的意味与气息。“油”这个词时陈丹青常说的,现在我慢慢懂了这样一种画的感觉。
其二是在新与旧的语言交替时,技艺和审美都未定性,虽时有波动冲突,然则当时间过去,再次成熟时复看这些画,就总有那么几幅是让自己拍案叫绝的。细究其理,就像无头苍蝇般的在时间的纸面上撞出了很多个洞,而我只是选了当时认为最好的一个钻了进去,如今是再也回不去的。

站酷专访-北邦:放下与拿起

2014/12/18

站酷网专访画家北邦,为你讲述北邦与设计的难解之缘。
“不要怕艰难,世上谁的人生没有艰难。
也不要怕迷茫,正是意识到迷茫的困境才促使你找到来和去的方向。
更不要怕失去,事实上我们很多东西都无法长久拥有,失去一些,必然你总会得到一些。
这就是成长的方式。”

《糊涂系列之一》2014

2014/11/24

《雕刻时光》2014.005针管笔 全开白卡
与我而言,我的一生里,至少有这样的一些日子,时光是被留住的。
这个念法让我想起《三体》里描述银河被压缩到二维时的画面,至少,这些扁平的画,曾经是三维的立体。

《无题九月》

2014/09/26

彩铅,2014.9 油画布背面

《高反》手稿-川藏线体

2014/09/13

第一次去西藏,第一次高反。
此程十日,全队25辆车,92人。成都出发,途径雅安,康定,雅江,巴塘,芒康、左贡,墨脱,八宿,林芝等15地最后抵达拉萨,共2650公里。最高海拔达5100米,作画27幅,入藏后遇一晚停电,五十余次检查,无车辆抛锚,无人伤病。

《耳不濡目未染》

2014/09/12

炭黑,2014.9 油画布背面 60cm*80cm

《没有听众的童话》

2014/05/18

我很想像电影中的慈父那样,给女儿讲点顺手拈来的小故事,这些故事还多少带些人生哲理,让闺女在我的故事和声音里睡去。
但现实里总把此事弄的很糟糕,不是被女儿鄙视没意思就是不知道我在讲什么。
所以我的那些莫名其妙的支离破碎的奇怪的故事,没有了听众,所以常常只能用想像来完成这个很有爱的重要环节。
有次和女儿一起看《爱丽丝漫游仙境》,之后发觉自己也慢慢可以和自己想像地角色进行互动,有时会在梦里一起心惊胆颤地逃命,在梦里,我还是一个怕黑且常尿裤子的小孩子。
此画也是支离破碎、莫名其妙和奇怪的,我想我只是爱那种长不大的感觉吧。

《心事》

2014/05/08

這段時間我特意放慢了自己的工作節奏,今後也不打算這麼高頻率的做展,我會安靜下來,慢下來,找回自己的心事,多和自己相處。
也許你也有一樣的感覺,那麼希望你看到這幅作品,也能給自己找回想心事的能力。

《敗》

2014/03/23

花无常盛,人有祸福。
春尽花残是一种物尽的境界,总觉花最美的时候是在残败之时,生命即将逝去,余下最后一眸遐想。
过于完美的人生本身也是人最大的一种缺憾,生命始终有道,圆缺相映。

《方向感》

2014/03/12

《方向感》160cm*120cm
炭黑,油画布面,2014.3

每次我面临重要抉择时,就会很由依赖方向感带来的安全感。
人生路的方向其实很单一,就是跟着时间前进,时间的朝向又是固定而不可更改的。我一直强调自己是个慢热的人,是因为时常需要容忍自己一时的迟钝和混乱。

所以我常通过回望过路来推导方向。

《畅想曲I》

2014/03/03

今年是我近些年来最安静舒适的一年,没有开发衍生品,也不用操持展览。
可能因此能沉下心来打磨自己的线条,由此今年的线条表达很不稳定,有不少新的尝试。
新旧审美观更替时是个很奇妙的阶段,常有想撕了的恼人念头,但往往过了一段时日越看越喜爱。这些画都是咋看下有受不了的难受与别扭,但是很耐看,而且画时候很爽快,用淋漓尽致来形容是最恰当的。
这两幅是其中翘楚,画的时候痛快的很,不敢停下,一停就会被恶心到,所幸忍过来了,如今看来倒顺眼多了,还真是吐着吐着就习惯了。
取名《畅想曲》,是指画一路的天马行空,其中有多处自以为巧妙的神来之笔,靠的都是一种似是而非的审美情趣。

《鸟妇的棒棒糖》

2014/01/09

005针管笔,布面 50cm*65cm(约) 2014.1 我的骨子里住着一个老妇人,苍老而疲倦。 平常她总在沉睡,偶尔也会睁眼望望我,却是一幅嘲弄而慵懒的眼色。 那时的表情像极了我儿时经常欺负的一只老猫,幽怨而狠毒的瞪完我会弓着腰僵硬的走进黑暗处。 随着年纪的增长,我越来越尊敬她,像一个孙子尊敬自己的奶奶。

5个访客在线
0 游客, 5 bots, 0 成员
今天最多访问: 11 在 09:03 am CST
这个月: 63 在 03-08-2017 09:47 pm CST
今年: 63 在 03-08-2017 09:47 pm CST
所在时间: 109 在 11-24-2016 02:11 pm C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