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自己的线体简史

2017/03/09

开始的时候,我把这种画法叫做雕刻时光。

这个开始的源头要追溯到2014年的八月,当时参加一个叫寰行中国的品牌活动,从成都自驾到拉萨,一条绝美的川藏线。
我从进入藏区不久后就开始有了高原反应,路很险很长,颠簸而匆忙,为了转移注意力我开始画画,在头痛欲裂中我的线条逐渐进入癫狂。
这是次奇妙的体验,喝醉一般画山、画路,有种发泄似的快感,感觉自己就是块烂泥,无论是高反让我的眼睛酸涩、后脑晃荡、抑或是山路崎岖中的人仰车翻,一如高尔基的《海燕》中高喊的: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对,就是这种感觉,我扶不上墙,你也摔不烂我。这种线条的画法是我从未经历的,以往的经验都是如何在自己精妙的控制下,使得线条更具表现力、不但精准,而且要有节奏和美感。这般失控中惊惶、暴虐的线条把我自己惊着了,事后我有些后怕,觉得身体上病了,影响了发挥,我把这些画深深藏起,不愿它示人。我觉得它们又丑又凶,还有种让人恐惧的狂躁之气,显得粗鲁和野蛮。

但人对自己的认识,总是通过时间的跨度来实现俯视这个视角的,它能让你一览无遗的看清自己内心的走向。
我会时常翻出自己的旧作细细观看,琢磨当时的心态与审美,那是一种长久不照镜子后忽然站到镜子前的那种雀跃与悸动,你由衷的感怀曾经有那样一个自己存在过,他与我现在是如此不同!

看自己的画,总会有看一段死去时间的错觉。
像做了一场梦,梦已醒,画犹在,恍若隔世。
事事朦胧,混沌煮沸了年月,才终见端倪,我一直不敢仔细去追问我与线条间的渊源,应该是我总觉得这事太大了,大到我这辈子都无法看清全貌。
但我总要试着去触摸它,盲人摸象,摸到什么就以为是什么,其实是什么一点都不重要。因为很可能这是从未有过的东西,我以自己有限的经验去总结和定义它就会显得可笑。

由《失控》谈我的“糊涂”线体

2017/02/22

最近看一本书,叫《失控》,一本牛逼闪闪的书。
冬天的晨跑后用一个热水澡暖心暖肺,是件如此惬意之事。洗澡时之前看的支离破碎、又懂未懂的关于《失控》碎碎念开始莫名混乱的涌动,随着暖暖的流水自头顶激发开来,都是闪念碎思,澡后不甘其遛远儿了去,试着梳理追束,既是闲聊琐言,也当作一篇读书笔记了。
之所以把它写到这里,缘于此些所思所想与我近两年持续在摸索的“糊涂”线体大有关联。
我的“糊涂”线条经过两年多的积累,越来越清晰,一点都不糊涂了。我之所以对无意识或潜意识下的线条表达如此情有独钟,究其根本,其实是因为我对自己很好奇,有时我常怀疑自己的存在,即“我”这个东西到底是怎样运作的?…

绘画十年谈之一个人的战争[微课笔录]

2015/12/20

前几日收到[插画-品牌设计]公众号的邀约,在昨晚进行了一次在线的微课分享。里面一大部分内容其实在别的访谈时谈到过,也有一部分是首次谈及。自觉没有讲好这些部分,主要是因为很不习惯自己对着手机空谈,没有对象没有回应,凭空着谈,很不习惯。我还是比较喜欢对话式的,闲谈处慢慢推进深入,可聊一些我自己平日也只是朦胧的思绪,这也是一种自我整理的好方式。
但昨晚结束后就有朋友来质问我竟然没有分享这个课程的预告,实在是我心里没底,第一次弄,也不知道怎么个情形,就不好意思叫上熟人来听。
在此见谅了,朋友们。
在此奉上这次分享的笔录,整理的比较仓促,有失当处请大家提醒。
谢谢
北邦,2015.12.20

北邦線體繪作品集[2006-2014]

2015/01/08

认识北邦是在多年前的一次饭局,人不高,不瘦,不浮,给人平静亲和的印象。

可能大多数人认识北邦,都是缘于他的《漂流动物园》系列,那几乎成了他的代表作,但我不是。

我认识他时他还没画这些变态的线条,那时大家都还混论坛,85前的80后可能会知道,一个叫V6DP的神坛。里面可谓藏龙卧虎,像CG大神黄嘉伟、大神MAX…

北邦当时画的都是妖魔鬼怪,只是其中一个插画咖,他的画很怪,会看的人莫名其妙的不自在。

颠簸的2014

2014/12/31

2014是我较为高产的一年,也是我对线体语汇最不稳定的一年。
整理的有18幅,已是大部分,还有一些没拍,总的算来有20几幅。
细细整理了它们,微微有些感叹,串起它们可瞥见我摸索一路中的挣扎及时刻萦绕着的执念。

比亚兹莱照看指引了我一段就与我分道扬镳了,之后就一直学着自己照顾自己,走走停停,倒是也走出了一条孤独的路。
在网上总会见到许多黑白画大咖们的作品,每次都看得激动,背过身画起来总是一头汗。这只是望梅止渴而已,我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忍不住的想要剖析研究他们的手法和技巧,琢磨久了就发现不对劲,毕竟是别人的东西,有形无骨,离开了具体的元素形式就成了易散架或败血症的患者。
画的不好也不开心。

这一年我只是安安静静的画着,由着自己乱画,越画越可怕。

多数朋友们对我画的印象仍停留在动物园系列,有人来问:你真的是画动物的那个北邦吗?为什么你现在画的东西完全完全不一样?
这第一个问题很有意思,我既是也不是,这里有个时间差的问题。
曾经是,现在不是了。
第二个问题说明了我的改变很大,企图心不小。

无论如何,我让这一年有了纯属个人的痕迹,计划为它们做个展吧。

站酷专访-北邦:放下与拿起

2014/12/18

站酷网专访画家北邦,为你讲述北邦与设计的难解之缘。
“不要怕艰难,世上谁的人生没有艰难。
也不要怕迷茫,正是意识到迷茫的困境才促使你找到来和去的方向。
更不要怕失去,事实上我们很多东西都无法长久拥有,失去一些,必然你总会得到一些。
这就是成长的方式。”

非典型艺术家-[八小时之外]2013年10期

2013/10/01

 你很难想象,在这个光怪陆离或者说是缤纷绚丽的时代,一幅只有黑白两色的画作会引起那么多人的关注,而画中所有的一切仅用线条来表现。或者是一个疯狂躁郁的梦境,或者是一只温柔慈悲的动物,这些质朴的黑白线条既简单纯粹也繁复浓烈。
  他的画被做成各种产品,明信片已经在在全世界范围内“漂流”过了三个大洲,16个国家,并且还在继续“漂流”下去。除了明信片,还有购物袋、手机壳……似是一种极朴素的时尚,一种极奇异的纯粹。无论是放在哪里,他的画都不会有违和感,但当你第一眼看到那些画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挪不开双眼。
  他就是画家北邦。

北邦:设计师的格局

2012/08/20

发表于《城客》2012年8月刊

就象《天堂电影院》里的多多离开小镇去大城市那样,在实习公司老板的建议下,北邦怀揣着去大城市闯荡的心来到了上海,并且一呆就是6、7年。在此期间,北邦变换着与设计有关的不同身份,插画家、互动设计师,他办过个人展览也活跃于各种活动。如今更有了女儿,转换成父亲身份的北邦对设计,甚至是人生又了新的认识,更想要去追求一种“宏大的格局”。在朋友的新开的创意饮料店涂鸦墙画时,北邦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让我们走进了他的设计人生。

<我的三十而立>记在北邦漂流动物园巡展前

2012/07/11

”感谢我的父母,感谢一路上所有的人,耐心的等我长大。”
——北邦于2012年7月11日

7个访客在线
3 游客, 4 bots, 0 成员
今天最多访问: 12 在 07:45 am CST
这个月: 25 在 07-11-2017 03:41 pm CST
今年: 68 在 06-06-2017 10:32 am CST
所在时间: 109 在 11-24-2016 02:11 pm C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