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狂想

2018/12/16

很久没用设计的方式作插画,作为设计师出身的插画师有些不务正业。
画是越画越丑,越画越暗黑。
十几年前也曾一度喷洒过一阵暗黑流,后慢慢又浮上来冒泡,上面的人群集聚,极为热闹。混在人群中总能得到些安全感,只是人性总在安逸与恐惧中反复,很多名人大牛都讲过此类事件,确实人性犯贱。
我从彼端又回到此端,然后又回莫名其妙的去到彼端。两端之间其实有很多可以混为一谈的做法,只是大多数时候都不屑于去苟且。眼前的终归于苟且,而诗和远方会出现在另一端。

这几张山海经狂想的插画,就是属于混为一谈后的做法。
将丑丑的手稿,用设计的手段处理下,就是如此。
其实还可以将设计性加强,使得画面更具现代感和设计感。
只是作为也是原作素材作者的自己忍不住会跳出来阻止,努力想多保留手稿的笔迹感。
与自己吵架我们叫做纠结,是的,我总是处于纠结。
但也同样值得高兴,因为纠结还意味着有进退左右可言,这事贵在自洽中完满。

话说翻着白眼走到第五年

2018/12/13

线体日记翻着白眼走到第五年。
许多朋友问我线体日记到底表达了什么?我只好继续翻白眼。放下白眼后顺了口气开始反问:你写日记吗?
这会儿轮到对方翻白眼了。他说以前写过,不过很久没写了。
我发过去一个笑脸。
接着说:那你继续写着试试就知道了。
我想日记是种确认自己状态的模式,不在乎语句与形式,甚至是内容。
今天与昨天似乎并无不同,但细细品味又觉得有很多不同。每一天都全然不同。我们只是需要一个打开细细品味的开关。线体日记就是这样一种东西。

2018/11/17

标本五号

2018/08/25

布面油画,60×120cm,2018

标本四号

2018/08/22

布面油画,60×120cm,2018

标本三号

2018/08/10

布面油画,60×120cm,2018

标本二号

2018/08/01

布面油画,60×120cm,2018

标本一号

2018/07/12

布面油画,60×120cm,2018

高级破损III

2018/04/28

布面油画,60×120cm,2018

高级破损II

2018/04/16

布面油画,60×120cm,2018

赤裸裸

2018/04/05

今日清明,天色晦暗,茫茫然混沌。
不出意外的,被这篇帖子勾起心水,晃荡泛波。我想我只是在寻找这样一个由头,全心全意的被勾起。
只看完里面的两个短片,不再看第三个了。因为已足够,心事涨起来了,只等退潮。
第一个故事很精彩,诙谐而动人。死并不可怕,恰恰那些垂死的挣扎最是令人发指,生死由一线变成万缕。这里只是提出了一个不同的角度,让我们重新看待救死这一行为的另一面。好莱坞式手法,很具观赏性,有包袱并且适时响了。
第二个故事完全不同,有非常大的个人解读空间,每个人都可以尝试称呼自己为我们,生死相随,每个灵魂都具某种神性,它能回答我最终极的问题。以此为伴,有商有量岂非幸事?故事里的鸭子是值得羡慕的,因为鸭子看到的死神一点都不可怕,穿着碎花布裙,举止文雅,言谈温和。有趣的是池塘这个象征手法,这是对鸭子来说活着最留恋的东西,每个人都有这样一个所在。鸭子说:待我死了,这片池塘里再没有我了。死神:等你死了,池塘也会消失。至少对你而言是这样。故事里只有两个角色,鸭子和死神,其实每个人的世界又何尝不是如此。别物皆池塘,因我而存在,我不在了,这些都会消失。
清明祭祖,寄的是一个永远到不了的包裹,寄往过去或未来。这里躺着每个人自己的过去也躺着自己未来的归宿。是一个回到自己源头的契机,无论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多么成功或失败,回到这个源头面前时,人人似回到赤裸裸。一个赤裸裸的开始与一个赤裸裸的结束。

8个访客在线
1 游客, 7 bots, 0 成员
今天最多访问: 9 在 01:51 am CST
这个月: 56 在 07-21-2019 12:22 pm CST
今年: 90 在 06-24-2019 03:22 am CST
所在时间: 109 在 11-24-2016 02:11 pm C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