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bey 2010

2011/01/01

正是新站筹备的这会儿,让我来以告别2010年做个话头。很久没爬格子,话语有些生涩。一如我很久没在自己的博客上絮叨了。
2010年毅然的要离去,那我就挥手作揖的恭送,因为每次要去的始终还是去了,就学乖了,慢慢的又潇洒了。因此我相信世上的潇洒都是无奈后的另一层境界,强颜欢笑的多了,也就分不出是在强颜,还是真的欢笑。在这有喊你爸爸的第3个年头,一切有些不攻自破。原先总想着做的那一件件事情,像被刚宰掉的猪崽,滴滴的渗着鲜血。其实我很不想说如此血腥的字眼,生怕哪天女儿读着这样的文字,用碳条一笔笔涂该掉原本该慈善和睦的眼目。所以,要原谅爸爸说的,因为这不是长在你老父心里的东西,是过往年月想糟蹋老父而涂在面皮的灰屑而已,待为父这么三言两语的轻轻掸去吧。
2010,我最怀念那些春天的日子,已有些枯涩,但却弥香。汪峰的那首春天里还在绕梁,我很恍惚,觉得春天里的一切都是希望的种子。春去春就要再回来,我还在这里,一切似乎又都是种子。
话过了三味,却还没处着地。是啊,就像这一年过的,有些飘忽。昨夜蹲厕静读吴老的“我负丹青”。真是一本好书,一个好人在年华花白之时说了一些坦荡荡的往事。言语平实,叙事无华,却声声入肺,犹如手机上了坐充,给力啊!
一个老人,不避羞辱,不理世俗,只道心声。
“从我家出门,有一条小道,一条小河,小道和小河几乎并行着通向远方,那远方很遥远,永远引吸我前往。我开始从小道上走出去,走一段又从小河里游一段,感到走比游方便,快捷。我说的小河是水墨画之河流,那小道是油彩之道。四十年代以后我一直走那陆路上的小道,坎坎坷坷,路不平,往往还要攀悬崖,爬峰峦。往哪里去呵,前面又是什么光景,问回来的过客,他们也说不清。有的在什么地方停步了,有的返回来了,谁知前面到底有没有通途。岁月流逝,人渐老,我在峰回路转处见那条小河又曲曲弯弯地流向眼前来,而且水流湍急,河面更宽阔了,我索性入水,随流穿行,似乎比总在岸上迂回更易越过路障,于是我下海了,以主要精力走水路,那是八十年代。艺术起源于求共鸣,我追求全世界的共鸣,更重视十几亿中华儿女的共鸣,这是我探索油画民族化和中国画现代化的初衷,这初衷至死不改了。在油画中结合中国情意和人民的审美情趣,便不自觉吸取了线造型和人民喜闻乐见的色调。我的油画渐趋向强调黑白,追求单纯和韵味,这就更接近水墨画的门庭了,因此索性就运用水墨工具来挥写胸中块垒。七十年代中期我本已开始同时运用水墨作画,那水墨显然已大异于跟潘天寿老师学传统技法的面貌,不过数量少,只作为油画之辅。到八十年代,水墨成了我创作的主要手段,数量和质量颇有压过油画之趋势。自己剖析自己,四十余年的油画功力倒作了水墨画的垫脚石。我曾将油画和水墨比作一把剪刀的双刃,用以剪裁自己的新装,而这双刃并不等长,使用时着力也随时有偏重。感到油画山穷时换用水墨,然而水墨又有面临水尽时,便回头再爬油彩之坡。七十年代前基本走陆地,八十年代以水路为主,到九十年代,油画的分量又渐加重,水路陆路还得交替前进。水陆兼程,辛辛苦苦赶什么路,往哪里去?愿作品能诉说赶路人的苦难与欢乐!“丝丝如婵娟连人心扉,叫人如何能坦然若无。

吴老的心力路程让我想起05年写的一篇文:《关于我平庸我快乐》,也正是我感到共振良久的原因吧。
我很少快乐,但我却平庸。说平庸并非仅指一般为人的平凡,庸俗,更在肉体的庸俗,平凡。
我的确渴望超脱,但世界并不允许,它用够一定长,又不会断的的线,牢牢牵着。风吹时,我就晃的厉害,不会让我失去了控制,不让我飞高。没有风的时候,我还会想着如何去飞的更高,风一来,我就害怕,我想,就这么下来了吧,但我没有办法。不是我对自己失了控制,而是,发现被别人控制着。
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并勇敢地坚持下去?
我始终很坚定的量着自己和目标的距离,确信着自己存在的意义,但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迷茫!我知道山很高,知道上面风景很好。但我不知道路在哪里?上面看得到已经有人,从晃动的身影看不出是喜是悲!如此我知道此山有径,不敢想的更多,我不能再有犹豫,钻进山林,继续寻找。似乎我的生活已不再有选择的权利,但我履行着被选择的义务。如此,我除去坚持,还能如何?

像诗人一样生活?
诗人,虽然我很少再见到他们的影子,却总能听见他们的声音。他们躲起来了,不是害怕,不是逃避,更不是懦弱。想上面说的,他们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然后毫不犹豫的走下去。对诗人来说,最好是不存在什么生活方式,因为他们需要超脱,但又必须靠着现实存在。每个诗人都会创造一个世界,并且竭力描述它,这跟画家异曲同工。所谓的艺术相通。
慢慢的,我仿佛快走出了一种竭力嘶吼的精神状态,我在自己的观念里越走越深,我开始变的平静,在不存在的同时,让自己存在。”
书还没读完,因为读的很慢。像杯陈酒,历久才能尽品。“风格是别人嘴里飞的口沫,与我无关。”这是我当年对风格的定义。吴老比我说的好多了,更深刻,精准。

吴老说:风格是作者的背影,自己看不见。说的真是好,背影本就不是我所臆造出来的,那是一个实体存在的独特角度。如果眼睛它就长在前面,那么后面就不是自己的视野,那就无须庸人自扰了。

想起数年前,曾和友人说过,时间是我们最大的筹码,也是最大的考验。这些年来一些朋友慢慢淡出了视线,也有些完全做起他当年最不以为然的行生。短短的几年,人的变化如此之大,让我悲叹人心之多变实已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说过的话,乃至做的事竟然正莫名的消失中,如果无法坚持,一切都会无终。这太可怕。

吴老的一生,为我亲历声证,只有坎坷中前行,才有不同他人的风景。只有在一次次坎坷中始终不倒下,最终你才会可能是那个冥冥中的佼佼者。

“妻远去珠市口买到一张竹制的躺椅,我每天便躺在廊下看那破败的杂院,精神已沉在死海中,我绝不善于养病,也从未得过病,人到中年,生命大概就此结束了。一个月继一个月,验血指标始终不降,也找过名中医,均无效,我肯定医学在肝炎面前尚束手无策,我开始严重失眠。如无妻儿,我将选择自杀了结苦难。“
借吴老之苦难自勉,难免私利之过,却又想吴老如知以此能使人振奋自励,相信不违其叙言的初衷。来点一支烟,为吴老缅奠。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Comment

使用腾讯微博登陆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

QR:  Goodbey 2010
45个访客在线
3 游客, 42 bots, 0 成员
今天最多访问: 45 在 03:43 pm CST
这个月: 51 在 08-06-2017 03:58 pm CST
今年: 68 在 06-06-2017 10:32 am CST
所在时间: 109 在 11-24-2016 02:11 pm CST


扫这里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QR:Goodbey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