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酷专访-北邦:放下与拿起

2014/12/18

  1.   您是什么时候从事设计这行的?设计师工作很忙碌,您个人的作品都是在何时创作的?

我从2001年开始,做了十年设计师。忙是一定的,我不知道别人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是靠打飞机稿。但我的飞机稿不是为了参展,我只是自娱自足,自己爽很重要。打飞机嘛,自然是工作之余,夜深人静、独自无眠时。

 

  1. 您的写实手绘能力很强,是如何培养的?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的写实能力很好,相反我常常在很多此道高手前自惭形秽。这是真话。我同样也不觉得,画画的能力可以培养出来。我只能说画画靠的是感觉,有的人感觉细腻性子慢热,就往往善于写实。我的性子是慢热,但感觉还远远谈不上细腻,这个真是无法靠刻意培养可以提升,这需要更多的绘画体验,慢慢地去感受自己对画画的理解,对视觉的理解、眼和手的理解以及光的理解…等等。

 

  1. 是什么让您放弃之前设计的工作,开始自由创作?在设计工作中的经验对您后来的创作有帮助么?

我们都说现在这个时代,人的选择是多样的。这话没错,但真正有在行使这个权利的人少之又少,虽然看似选择很多,但往往除了一个选择外,其余的都要担很大的压力。

自由职业就是这样一个选项,它就摆在那里,但大部分人都从未把它看作是一个选择。人云亦云、随大潮让人有安全感,坐班工作意味着生活是稳定的,能谈个恋爱顺顺利利结成婚。

设计是种很冷酷的职业,对自己要够狠。明知道自己喜欢那样干,但很清楚市场和客户的需求,所以不能由着自己的喜好来,你就得忘记你自己,你不是你,你是一个演员,你一会把自己当作使用产品的人,一会儿又把自己设定为客户。从这个角度来说,设计师需要磨灭个性,它需要大众性,把自己设定成某一类人。但设计又非常需要个性发挥,但这个个性必须在对的范畴里。对我来说,这无疑很痛苦,挣扎过,妥协过,也失望过。
还是举演员的例子,你必须先进入角色,把自己当成谁,然后在这个前提下,你能如何疯魔就是个人的本事了。

骨子里我还是觉得设计师很伟大,引用老前辈的一句话:这是个演艺事业!这个演员的职业本能,对我的绘画创作有很大影响,它既是好的,也是坏的。当我成为自由画家的那一刻,我其实并未如期望的那般轻松自在,就像卸下一副看得到的枷锁,却马上又有一条看不到的铁链绑上手脚,而且还是自己费尽心机去绑。

我如今再看来,所谓长大,即没人再管着你了,你得自己管着。上老下小,一双双眼睛都望着你,忽然你就明白了,你从来就不是独自一身,你要对很多人负责。

设计师曾有的冷酷和聪明,在这样一种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时候发挥着巨大作用。

我要坦言,《漂流动物园》系列就是我自己管着自己的手脚设计出来的。后来事实也证明它是比较成功的。这个系列初衷灵感是真实的,表达的形式和方法却是被设定的。

 

  1. 从设计师到艺术家,这两个角色对您来说有什么不同呢?

我觉得设计师是个冷酷而聪明的演员。演员是什么人?就是讲别人的故事的人。

而画家是做好自己。画家也要讲故事,讲的全是自己心里的事儿。

现在很多媒体都会很顺手地帮我戴上艺术家的帽子,曾经我很享受这个帽子,但如今我已如坐针毡,这不仅仅在毁艺术二字,也毁了我的梦,如果艺术仅是如此,我还有什么盼头?

我现在会在能改的时候把简历里的艺术家都改成画家,我自己很清楚,充其量就是画家。题外话,顺道说说。

从设计师到画家,是个很纠结的过程,两年时间里,我自己策划展览,拉赞助,设计产品,拍片子,做巡展,做跨界,甚至差点出书开专栏。我发现很多事不得不去做,做了不得不做下去,做下去了又不得不应对各种合作的可能性,最后还是大大的失去了自主性。

我真正安安心心画画的时候少得可怜,一场横来的车祸打断了这一切。

我忍受了肉体上的剧痛,上天却给了我一个重新审视自己的机会。我在病床上整夜整夜的失眠,一来是痛,二来是内心的不安与惶恐。

2012年的年底,腊月寒天的夜,我躺着一动不能动:胸口两根肋骨断了,盆骨尾椎处有骨裂,脚也没法侧,左手臂骨粉碎性骨折,里面的钢钉把骨头扎得像根狼牙棒。我望着昏黄的街灯映照在病房窗棱上,时不时有汽车经过的引擎声划过,我清晰地记得我满身大汗,不断地问自己是谁?我在哪里?要往何处去?我想起我30岁的视频,里面说着不忘初衷,不再迷失!说放下与拿起。人都有这样的时候,说着真诚的话,做着不知所谓的事,却完全不自知。

第一次,我在上海过年,老婆陪着我度过一个孤寂而沉默的新年,我出院在家休养了好几个月,恰巧闺女要从幼儿园毕业升小学。自由职业直接导致孩子的就学问题,上海政府规定要连续交满两年以上社保,有在职劳动合同的在沪长期居住人员的子女才能上学,这还是私立小学,更不用说公立。

为此,我们各处奔波补缴了两年社保,我也回到了之前的广告公司做了份兼职,老公司人情很厚,按正式在职员工合同录用,还给了份不错的报酬。一周三天,还剩了四天我可以自主安排。

虽是不得已而为之,好歹孩子上了学。

到如今又是一年有余,我却欣喜地发觉状况远要比我预想的好。
有一份不错的稳定收入,不用绞尽脑汁地去平衡画画与运作之间的天平,可以尽情地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画画。产出也远比前两年自由职业时来得丰腴,虽然有时还是会觉得累,不过觉得平静与知足。

大部分时候,我还是用自由画家的身份与人交流,反觉得比之前真正自由职业时更理直气壮,因为在画画这事上我现在真正自由了。这让我认识到为什么三年展系列会对我这般重要,是因为那颗自由而孤独的心。

人生就是这般奇妙,晃荡了一圈,又回到原点,同样还是要干些广告事,意境却绝然不同,所谓心境即世界,走过弯路才知原来的是直路。

人就需要走走弯路。

想起一句:欲速则不达。道理都摆在那,只是我们碰到具体的事,人都掉进去了,有的人费了老鼻子的劲,爬了出来,有的人,再也没出来。

从广告圈的设计师到画画的自由职业者,这是两个极端,当我在其中一端时,就拼命要冲向另一端,而我好不容易来到了那一端却发现面目全非。人生的价值取向也是这般如钟摆,它是波动而不稳定的,我们要从中体会的是这种节奏,才会在变化中随时调整认知自己。

 

  1. 您什么时候确定了自己的绘画风格?

在画《三年展》系列的时候。

《三年展》是在2006年到2008年之间创作的,11幅画,都很大,整整画了三年。这些作品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有一股扑面而来的情绪在冲撞,那种赤裸裸的发泄、野蛮的放肆、不加掩饰的生硬都显现了它们的不成熟。却正是这个系列帮我明确了“线体”的表达。
2006年我结婚,2007年女儿出生。我的人生也进入到了沉积和内敛的阶段,所有的压抑、疯狂都在一种变相的安宁和平静中缓缓流出。我经常比喻,这很像流脓排毒的疗养。
执伏三年,度过了我重要的萌芽期。2009年在北京做了小型个展,反映平平。但相对后来的《漂流动物园》,这却是我更觉难得挚爱的作品。

 

  1. 《漂流的动物园》系列是在怎样的契机下创作出来的?作品从构思到创作完成需要多长时间?

辞去工作后的短短两个月,这个系列就完成了。这是我最高产的时期,平均三天一幅,而且并不是天天只干这一件事。《漂流动物园》是我告别广告行业后的作品,属于消化沉淀后的作品。它酝酿了我十年广告生涯里历经的心境变化,映射了我周围人群的生存状态。

接触了身处不同世态的人,这些人的背后背负着各式各样的身世和现实问题。不时传来谁闪婚谁又有了婚外情,谁和谁合伙的公司倒闭了,谁又拉起人马单干?谁换了宝马车,谁又出了车祸?…

每当这样的消息传来,我脑海总会浮现当事人的模样。而让我意外又情有可原的是,那一年他们还是青涩懵懂、口沫四溅着要大干一场的有志青年,不到十年,我们都变得面目全非,身不由己,谁都也不认识谁了。

那些许过的理想,曾经的信念和激情呢?

就在我下定决心辞掉工作,离开广告业时,一个主题迸现在我脑中。 如此才有了这些平静的画面,却表达着一个个动物面具后,不断挣扎和无奈迷茫着的人生百态。用最简单直白的线体笔触描绘我所认知的最复杂不可名状的人世,成了我最迫切的表达。

如果说《三年展》作品是在述说我的内心世界,那么《漂流动物园》就是在描绘我身处的现实世界。后者是我对十年职业生涯乃至近三十年人世经历的一次总结,从中我所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事,到这些事背后的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再到这些人背后的人性缺失和属性。

 

  1. 动物像人一样穿着衣服,带着珠宝,通过这样的画面处理你想给观者传递什么?

它们都来自我认识的一些人,画这些画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感伤的,因为他们已不是我想要画的样子了,我画他们更像是一种祭奠。我觉得这个世界很荒谬,问题都没有答案,因为答案都在变,人也是。

一个朋友曾经用“普世属性”来形容这个系列受到好评的原因,我很认同。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无法逃避这样两种属性:孤独与迷茫。

我们每一个人都无法完全理解和认同另一个人,因为都是独立而善感多变的个体,我们会变,会忘记,会失去,会寂寞。当夜幕降临,你不在任何人的眼里,你只是你时,你才觉得自己还活着,赤裸裸的与自己相见。你清楚的知道你讨厌那个一口冒牌港腔的上司,也讨厌白天那个畏前惧后唯唯诺诺的自己,一个还能独立思考这些的人,他必然是孤独的。

随之而来的是迷茫。

我们在自己认知和想象的两个世界里穿梭,我把无法改变的叫过去,把未知却憧憬着的叫未来。我们每一个人都清楚最终的归宿是死亡,并毫无反抗可能的一步步走向结局,如何自处当下?来去一途,风景既重要又不重要,从哪来?到哪去?我是谁?问这些问题很无趣,佛一直教我们看清这些,不要迷惑于当下。是的,其实道理很容易懂,只是这样的一生岂非很无趣?

到底该怎样?这是个让人迷茫的问题。

孤独和迷茫,是我当时给众多问题找到的答案,这个答案很无趣,所以我在谜面上加了很多有趣的东西。前者是作为作者要表达的初衷,后者是设计师的设定,为了讲好这一个个故事。

用动物单纯身躯装载复杂人性,是一次创作上的尝试,尝试以平静的心境来作画,如此才能置身世外,才能以总结性的宏观角度来传递一个观念和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感叹人世浮华背后的空洞与悲凉。

“漂流”一词,在我看来它有一种浪漫、也不乏缺失方向的属性。这很好地营造了我对这个俗世的感观,美好并充满着各种困惑,忙碌却无法摆脱的迷茫,一往无前但永远不知何处是归宿。我用浪漫的情怀为故事润色了一层光彩,这也是为何用“漂流”来形容这个动物园的原因。

 

  1. 2011年您和三位线体艺术家携手提出了“线体主义”,能不能为我们解读一下,何为“线体主义”?

提这个口号其实很随意,一顿饭,腥味相投,一应俱全。而提出后发现它有很强的草根性,是我们没有想到的,这与当时70后80后那些喜好插画爱好线条审美的年轻朋友有了“原来还有人也像我这样爱好线条”这样的归属感。我觉得这是一种安全感使然。我们曾经试图寻找这种根源是什么,觉得应该是和漫画、素描、白描、连环画等影响,有一种线体审美的情结。

我们是这样定义线体主义的:
以线为体,注重线条本体的表达,致力于创建具有个人独特审美的线体美学。

 

  1. 线体艺术的绘画过程中有何技巧?创作时有哪些难点?线体艺术表现缺少色彩元素,如何克服?

技巧这个东西我不主张过分看重,这是自然产物,而非追逐目标。而且每个人都不同,各有所长,对每个人的意义也不同。

我觉得画的时候基本都不存在难点,难点在于如何与自己对话,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我说过画自己相信的东西,才有画下去的意义和动力,所以如何让自己坚信所表达的应该是大多人的难点吧。

这是误区,线体绘画不会局限于黑白,我们认识的线体画友里也有很多彩色的,只要你的绘画里有一种很强烈的线条审美在,就是线体艺术的表达范畴。我之前就说梵高的很多作品,就是非常典型、完美的线体艺术。

 

  1. 知名插画家、线体艺术家,这些光环下,现实生活中您是怎样的人呢,您如何评价你自己?

你也说了是光环,光环都是别人赋予的,也只是在别人眼里时才有。我是个很普通的人,没有特别出众的才情,不善言辞,也会爱慕虚荣,常常犯错,越来越难以感动,不知何时已惯于冷漠地行走于大街,事实上骨子里还是个孩子,却常常要自己扮成个大人,这是我最厌烦自己的地方,虽然始于被迫。

 

  1. 2014年已经将近末尾,能不能给酷友们预告接下来会推出什么样的作品?!

今年我其实有画不少新作,不过很多还不成熟,自己的表达语境也十分不稳定,有些好的,也有些不满意的。但过些时日感观又会变化,所以很难拿出手来。我在微信上倒是经常随手拍了发上来,也是有赞有贬,很多人在怀念我的动物园系列,一直希望我再画一个动物系列。不过我自己清楚,我感观已经不在那了,画出来也未必画得好,画自己不感动的题材是很难的,因为无聊、无趣,也就无法全身心的专注。

我最近的画都有些抽象,基本不写实了,有机会放一些上来,不过肯定没有动物园那么讨人喜欢。其实最近在站酷里有放一个西藏的速写稿,有这一语境类似的方向。

 

  1. 您此次和站酷合作推出装饰画,给我们呈现什么样的作品呢?为何选这一系列?

选的作品是《绽放》系列。这是我一直尝试在做的实验性插图系列,2009年,2010年,2011年,每年都会有一组关于绽放的图形创作。从每组里各选了一幅,一年一幅,算是对自己足迹的一种祭奠。

在我看来这些作品背后3个年份的跨度,长着一条正日渐成熟的脉络,印证了我在设计与绘画之间一路磕碰混沌中渐渐成型的态度和观念。想来这才是我坚持走下来的真正原因。在站酷发布的这个系列的作品说明里有我更多的内心解读。

 

  1. 对站酷您怎么看?对站酷的小伙伴有什么话要说?

我其实对装饰画的兴趣不大,之前也有和其他平台合作开发过,只能说是玩耍,做得不够用心。这次抱着试试看和支持的想法,选了几幅我之前比较喜欢的插画来做。我一直对站酷有种信任的情结,没有由头的信任。后来我想到,可能是一种人文气息,站酷这里有一帮执着而认真的作者和观众,这是目前已然无法在其他地方找到的。当站长找到我说了此事,我就满口答应了,也就是三言两语间,我觉得这就是信任一个地方一群人的感觉,很好。

最后用一段同样是在站酷发表这个系列时,也是之前写给自己的话送给各位,共勉。
“不要怕艰难,世上谁的人生没有艰难。
也不要怕迷茫,正是意识到迷茫的困境才促使你找到来和去的方向。
更不要怕失去,事实上我们很多东西都无法长久拥有,失去一些,必然你总会得到一些。
这就是成长的方式。”

最后,像我要对年轻的你们和二十岁的自己说:“相信自己”。这比任何东西都珍贵。

anyShare分享到:

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使用腾讯微博登陆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

QR:  站酷专访-北邦:放下与拿起
5个访客在线
2 游客, 3 bots, 0 成员
今天最多访问: 8 在 12:21 am CST
这个月: 48 在 11-10-2017 03:40 pm CST
今年: 68 在 06-06-2017 10:32 am CST
所在时间: 109 在 11-24-2016 02:11 pm CST


扫这里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QR:站酷专访-北邦:放下与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