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十年谈之一个人的战争[微课笔录]

2015/12/20

前几日收到[插画-品牌设计]公众号的邀约,在昨晚进行了一次在线的微课分享。里面一大部分内容其实在别的访谈时谈到过,也有一部分是首次谈及。自觉没有讲好这些部分,主要是因为很不习惯自己对着手机空谈,没有对象没有回应,凭空着谈,很不习惯。我还是比较喜欢对话式的,闲谈处慢慢推进深入,可聊一些我自己平日也只是朦胧的思绪,这也是一种自我整理的好方式。

但昨晚结束后就有朋友来质问我竟然没有分享这个课程的预告,实在是我心里没底,第一次弄,也不知道怎么个情形,就不好意思叫上熟人来听。

在此见谅了,朋友们。

在此奉上这次分享的笔录,整理的比较仓促,有失当处请大家提醒。

谢谢

北邦,2015.12.20

以下为内容:

1、北邦老师,和大家打个招呼,和新人朋友简单介绍下自己

80后,绍兴人,已婚已育。

广告行业里沉浮十余年,目前社会身份是设计师,画家。

我觉得所有的谈话内容里,介绍自己是最难的。

我自己也弄不清自己身上的很多问题,能说出来都是被概念化了的东西,自己描述自己最片面。

咱们往后接着聊就知道我大概是个什么样的人了,这边多说无益。

2、大家都知道您之前是设计师,是什么让您放弃之前设计的工作,开始自由创作?

这是大问题,涉及很多很复杂,我慢慢说吧

应该说我是设计师的同时,也一直再保持绘画的创作,我是2001年开始工作的,2003年到上海,大概2004开始就保持一定的创作。

在2006年之前我差不多都是以电脑上的插图创作为主。

<2004-2006的插画作品> 更多请访:http://ideaprisoner.com

2005年以新锐插画师亮相第一届大声展后,我就一直以插画师的身份被认知。

然后开始不断的有一些媒体采访,传播的很迅速,大家会说你是新锐插画师,插画艺术家,有很多很多漂亮的光环戴上你的脑袋。

于是你自己也飘飘然,真把自己当成艺术家一样,大脑几乎被外面那些声音塞满,就听不到一些自己内心的声音。

那个阶段对于我只有短短的一年左右,但对我来说已经是一场很长的噩梦

——把自己看得很高,却眼高手低,想做一些事情却下不了手,不知该从哪里入手。

能做的、别人找你做的自己又看不上或不屑于去做。

与此同时我依然还是个做广告的设计师,整天和电脑打交道,而在电脑上创作很不好的一点是,动不动MSN、QQ震一下,所以整个画画的状态是不对的,你是静不下心的。

后期一段时间我是明显觉察到画画的状态不对,却跳不出来

公司的活儿也越来越忙,这感觉很像深陷流沙里,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幸好接下来我人生的一件大事,打破了这一切。

06年下半年太太怀孕了,接着07年女儿就出生了。

这个时候又要面对内心认知的转变,

从一个没有长大的男孩,意识到与一个家庭身份里爸爸这个重要角色的距离,

和大部分男孩子一样,我会觉得压力山大,有些忐忑,当然也还有些激动。

就在这样一种状态下,我开始了三年展系列的创作。

这个系列帮我确立了线体语言的表达方式。

所以,从电脑转到手绘这个改变开始,就注定了后面这一切的发生。

转到手绘的创作后,就像开启了另外一个世界的门,它和我现实世界的很多东西完全脱离。那一种着魔的感觉,像极了找到一个世外桃源,我恨不得天天能逃进,赖在里面不出来。

一边是忙碌重复的广告职业,一边是沉迷如梦魇般的桃园地。

三年下来,我就人格分裂了,两个北邦如此清晰而对立,会经常打架。

这是很痛苦,压抑的三年后,于是才有了那一次决绝的辞职。

《三年展系列作品》(部分)更多请访:http://ideaprisoner.com

3、给广告打了十年工,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在设计工作中的经验对您后来的创作有帮助么?

花了十年的精力做广告,肯定是有所得的。对于商业的运作、品牌的看法、如何运营自己的品牌等。我也可以去做一个不问世事的画家,清贫、在妻子的抱怨中孤芳自赏、不食人间烟火。

但正是因为我食了十年广告的烟火,所以我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

因为我是一个即将步入中年危机的半老男人,是一对老人的儿子,一个女人的丈夫和一个小姑娘的父亲。

从小对画画的痴迷养出了一个人,而十年广告设计生涯也养出了一个人,

现在这两个人都在我身上,我是一个擅长设计的画家,又是一个蛮会画画的设计师。

我当时给自己的目标是每年的收入不能少于上班的那份工资。

那时作为工作十年的资深创意人,要打平这份收入其实是很不容易的。

要突然从一个设计师变成一个职业画家,这一切几乎是从零开始,听起来要完成这个目标都有些痴心妄想。

而事实上第一年开始我就达到了这个目标,基本与职业时收入持平。

这多少证明了十年广告职业生涯积累的经验很有成效。

正是有这样一个不小的企图,所以才有设计师这个身份的北邦介入,并且在后来所占比例越来越大,我又回到一个广告创意的角色,只不过这次的委托人是自己。

包括《漂流动物园》这个系列,也是如此。

坦诚的讲,《漂流动物园》系列就是凭着多年职业经验设定出来的一种语态,当然它也很出色的结合了我已经趋于稳定的线体语汇的表达。

事实也证明它是比较成功的。

这个系列初衷灵感是真实的,表达的形式和方法却是被设定的。

就是凭这个系列,我开始了一路征程,个展,巡展,联展,作品集,徽章,版画,手机壳,明信片,笔记本,服装,手袋甚至互动装置…等等,我迷迷糊糊的就自己开启了品牌化运营模式。

但回头去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就知道是这十年职业经验在发挥作用,影响这样一切。

《漂流动物园》系列(部分)更多请访:http://ideaprisoner.com

4、从设计师到艺术家,这两个角色对您来说有什么不同呢?

当这两件货在你身上遭遇,那么恭喜你,你将迎来一个深不见底的人生大坑,我就被这个大坑坑的很惨。

这十年最重要的收获便是理清我与自己的关系,也就是建立的一个独处的模式,能在这种状态下随时与自己对话。

理清了自己,也就理清了现实与理想的冲突,或者自己与这个世界的矛盾,也或者是设计与艺术这两件事的纠结。

艺术与设计是有本质区别的,理不清它们的相对关系,夹在中间人就容易纠结甚至崩溃。

我发现这后面隐藏了一个很深的道理,我们体现在外在的各种问题,

其根本都在我们自身上,所以这个答案必须在自己身上找,你去外面是找不到的。

这个与自己对话的部分后面还会谈到。

那我先来说说对设计这件事的看法。

我觉得设计是种很冷酷的职业,对自己要够狠。

明知道自己喜欢那样干,但很清楚市场和客户的需求,所以不能由着自己的喜好来,你就得忘记你自己,你不是你,你是一个演员,你一会把自己当作使用产品的人,一会儿又把自己设定为客户。

从这个角度来说,设计师需要磨灭个性,

它需要大众性,把自己设定成某一类人。

但设计又非常需要个性发挥,所以这个个性必须在对的范畴里。

对我来说,这无疑很痛苦的,挣扎过,妥协过,也失望过。

作为从小就有一个画家梦的人,理清这些尤为困难,稍微一不注意就又混在一起了。

虽然我很清楚艺术家的伟大之处,时时刻刻都有这样的大师在望着我。

但骨子里我也是觉得设计师是很伟大的,它比艺术更接近人的生活,更接地气。

再来说说艺术家

艺术家在我眼里是一群特殊的存在,他们无疑是了不起的,我崇拜每一个散落在史册的不同时期不同领域不同成就的艺术家们,正是他们不断的突破和推进着人类的审美进化,是人类精神文明中最顶端的真善美中的最璀璨的一环。

但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时如此的难得,他必然是个自由的灵魂,与孤独为伴,以迷茫为食,孤身探索着人所罕至的文明边缘。

我最喜欢把他们形容成一盏盏的灯,无论哪一个最了不起的大师,不都如此永远地停留在了他生命终点处,为后人亮起一盏明灯,指引后人在此基础上继续探索前行。

所谓艺术史就是这样一条亮着路灯的文明之路。

当我也成为自由画家,踏上自己艺术家探途的那一刻,我却并未如期望的那般轻松自在,就像卸下一副看得到的枷锁,却马上又有一条看不到的铁链绑上手脚,而且还是自己费尽心机去绑,这就是设计师的职业本能使然。

现在很多媒体都会很顺手地帮我和那些更年轻的画家们轻轻松松的戴上艺术家的帽子,曾经我很享受这个帽子,但如今我已如坐针毡,这不仅仅在毁艺术二字,也毁了我的梦,如果艺术仅是如此,我还有什么盼头?

我现在会在能改的时候把简历里的艺术家都改成画家,我自己很清楚,充其量就是画家。

每个人从年轻到慢慢成熟,都在不断地积累和妥协。年轻的时候靠激情,成熟了你的选择反而越来越少,因为你只有把所有精力投入到一件事情上才能走得更远。所以我当时就觉得这必然是个岔路口,设计与艺术,必须选一条走,才能走的深远。

 

但实际上后来发现不是这样,意识到精力的有限是对的,但选择一条腿走路却是不明智的,这个后面我还会讲到。

 

5、2012年轰动一时的历时2个多月《漂流的动物园》系列是在怎样的契机下创作出来的?作品想具体表达些什么?

辞去工作后的短短两个月,这个系列就完成了。

这是我最高产的时期,平均三天一幅,而且并不是天天只干这一件事。

《漂流动物园》是我告别广告行业后的作品,属于消化沉淀后的作品。

它酝酿了我十年广告生涯里历经的心境变化,映射了我周围人群的生存状态。

接触了身处不同世态的人,这些人的背后背负着各式各样的身世和现实问题。

不时传来谁闪婚谁又有了婚外情,谁和谁合伙的公司倒闭了,谁又拉起人马单干?谁换了宝马车,谁又出了车祸?…

每当这样的消息传来,我脑海总会浮现当事人的模样。

而让我意外又情有可原的是,那一年他们还是青涩懵懂、口沫四溅着要大干一场的有志青年。

不到十年,我们都变得面目全非,身不由己,谁都也不认识谁了。

这个主题可以说在脑中已经徘徊很久,我一直被这样的人世变化感怀。

直到一辞职,我天天画,画完一幅,又有新的人物形象跃出,我不知道我会画几幅,直到画完第19幅-孤傲的鲸头鹳,才觉得话说完了,后来一想,凑20吧,才有了最后那副猫。

我是刻意塑造成这样平静与世无争的画面,把一个个动物面具后的人性藏起,

是让人们有一个刻意呼吸的空间,刻意去装载每一个自己,都有的那一幅幅不断挣扎、无奈和迷茫着的人生百态。

用最简单直白的线体笔触描绘我所认知的最复杂不可名状的人世,是我给自己安排的情趣表达。

如果说《三年展》作品是在述说我的内心世界,那么《漂流动物园》就是在描绘我身处的现实世界。后者是我对十年职业生涯乃至近三十年人世经历的一次总结,从中我所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事,到这些事背后的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再到这些人背后的人性缺失和属性。

在画这些画的时候,我的心情是感伤的,这一个个人物已经离我认识时如此遥远和模糊,现下的他们早已不是我想要画的样子了,我画他们更像是一种祭奠。我觉得这个世界很荒谬,问题都没有答案,因为答案都在变,人也是,送一问题就跟着变。

一个朋友曾经用“普世属性”来形容这个系列受到好评的原因,我很认同。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无法逃避这样两种属性:孤独与迷茫。

孤独和迷茫,是我当时给众多问题找到的答案,这个答案很无趣,所以我在谜面上加了很多有趣的东西。前者是作为作者要表达的初衷,后者是设计师的设定,为了讲好这一个个故事。

用动物单纯身躯装载复杂人性,是一次创作上的尝试,尝试以平静的心境来作画,如此才能置身世外,才能以总结性的宏观角度来传递一个观念和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感叹人世浮华背后的空洞与悲凉。

“漂流”一词,在我看来它有一种浪漫、也不乏缺失方向的属性。这很好地营造了我对这个俗世的感观,美好并充满着各种困惑,忙碌却无法摆脱的迷茫,一往无前但永远不知何处是归宿。我用浪漫的情怀为故事润色了一层光彩,这也是为何用“漂流”来形容这个动物园的原因。

《漂流动物园》系列(部分)更多请访:http://ideaprisoner.com

6、2011年您和三位线体艺术家携手提出了“线体主义”,能不能为我们解读一下,何为“线体主义”?您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画线体绘的?

提这个口号其实很随意,一顿饭,腥味相投,一应俱全。

而提出后发现它有很强的草根性,是我们没有想到的,这与当时70后80后那些喜好插画爱好线条审美的年轻朋友有了“原来还有人也像我这样爱好线条”这样的归属感。

我觉得这是一种安全感使然。我们曾经试图寻找这种根源是什么,觉得应该是和漫画、素描、白描、连环画等影响,有一种线体审美的情结。

我们是这样定义线体主义的:

以线为体,注重线条本体的表达,致力于创建具有个人独特审美的线体美学。

最早又类似的表达情节应该是在2005和2006之间,但那时还没有这个概念,只是一种对线条懵懂的喜好情节。

真正开始有自己独立线体审美情趣是在三年展这个系列中孵化的。

7、对您来说线体艺术,形式的创新和内容的挖掘哪个更重要?创作时有哪些难点?线体艺术表现缺少色彩元素,如何克服?

形式与内容是个相对关系。

一开始必然时形式大于内容,因为你需要去从外部吸收,有意识的去学习,这个一般都是从形式开始的。

形式上的积蓄会最终激发内容的自我觉醒,慢慢得到发展。

这时就又要慢慢开始抛开形式上的束缚,要以自己的发展状态为主,弱化形式,慢慢也就形成了自己的语言,也就是所谓风格。

谈到风格,我觉得有必要再展开说,不要可以追求风格,那是死路,要走活路,就要不断突破自己给自己限定的套路,还是有很多画家最后都是死在自己的风格上,这就像一个人学说话,你不能只会骂娘抱怨,随着体会的深入,需要更多表达的语境。

技巧这个东西也一样,我不主张过分看重,这是自然产物,而非追逐目标。

既然风格和技巧都不是重点,所以我觉得画画这件事情本身不存在什么难点,但画画的人,画画的观念或者说画画的意义才是致命的难点。

这个难点我觉得就是关于如何与自己对话,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

画自己相信的东西,才有画下去的意义和动力,所以如何让自己坚信所表达的应该是很多人的难点吧。

关于色彩这个部分,这是误区,线体绘画不会局限于黑白,我们认识的线体画友里也有很多彩色的,只要你的绘画里有一种很强烈的线条审美在,就是线体艺术的表达范畴。

我自己最近也会画油画,有些是线体的有些不是。

我之前就说梵高的很多作品,就是非常典型、完美的线体艺术。

以下为最近的油画尝试

8、说道最初的一批新锐插画师很多人会想到你,那从最初的插画到现在的艺术创作,你觉得自己的思想、对生活的态度等发生了哪些变化?

这条路我已然走了10余年,很艰辛,很不易。

对我而言,这很像一场修行。

出发时我根本不知道路是这样的,上路了越走越停不下来,最后迷失在路上,

再慢慢走出迷雾,回归初衷。

唐朝有位禅宗大师叫行思,提出参禅的三重境界: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

这是我这一路很好的心理写照。

有不少年轻的插画师朋友,来问我应该怎么学插画的问题,

也有问插画如何商业化,以及插画的艺术性等问题。

首先要理清一个问题,插画是什么?

其次第二个问题,我要做一个怎样的插画师?

第三个问题,才是如何做?

这些问题的答案我没法告诉各位,因为每个人都不同。是各位要面对的功课。

对我而言,艺术家有两种,一种是成功的明星式艺术家,也就是再商业模式很成功的一类,这样的艺术家其实不是指一个人,而是一个品牌,艺术家品牌,对应的是一群人,靠着一个以艺术家命名的品牌吃饭。

他是不自由的。

这个形式很像明星,不能随便发表意见,也不能按自己的意愿创作,你的创作必然和你的藏家,市场,经纪人的行业洞察,和对你的艺术脉络规划息息相关。

所以这里面的艺术家本人是被绑架的。

另一类是我向往并深为崇拜的艺术家,他们是真正的自由的,将跨越时代被流传于艺术史册,这类人有的生前就声名显赫,名利双收,也有生前潦倒悲壮,身后数十数百年才被认识其成就。

所谓的大师也都出于这第二类。

所以,这是价值观上的认定,这很重要,这是我们的风向标,也是镜子。

这里可能有不少朋友看过我3年前拍的三十而立的片子。

两年时间里,我自己策划展览,拉赞助,设计产品,拍片子,做巡展,做跨界,甚至差点出书开专栏。

我发现很多事不得不去做,做了不得不做下去,做下去了又不得不应对各种合作的可能性,最后还是大大的失去了自主性。

我真正安安心心画画的时候少得可怜,一场横来的车祸打断了这一切。

我忍受了肉体上的剧痛,上天却给了我一个重新审视自己的机会。我在病床上整夜整夜的失眠,一来是痛,二来是内心的不安与惶恐。

2012年的年底,腊月寒天的夜,我躺着一动不能动:

胸口两根肋骨断了,盆骨尾椎处有骨裂,脚也没法侧,左手臂骨粉碎性骨折,

里面的钢钉把骨头扎得像根狼牙棒。

我望着昏黄的街灯映照在病房窗棱上,时不时有汽车经过的引擎声划过,我清晰地记得我满身大汗,不断地问自己是谁?我在哪里?要往何处去?

我想起我30岁的视频,里面说着不忘初衷,不再迷失!

说放下与拿起。

人都有这样的时候,说着真诚的话,

做着不知所谓的事,却完全不自知。

第一次, 我在上海过年,老婆陪着我度过一个孤寂而沉默的新年,我出院在家休养了好几个月,恰巧闺女要从幼儿园毕业升小学。

自由职业直接导致孩子的就学问题,上海政府规定要连续交满两年以上社保,

有在职劳动合同的在沪长期居住人员的子女才能上学,这还是私立小学,更不用说公立。

为此,我们各处奔波补缴了两年社保,我也回到了之前的广告公司做了份兼职,老公司人情很厚,按正式在职员工合同录用,还给了份不错的报酬。

一周三天,还剩了四天我可以自主安排。

虽是不得已而为之,好歹孩子上了学。

到如今又是一年有余,我却欣喜地发觉状况远要比我预想的好。有一份不错的稳定收入,不用绞尽脑汁地去平衡画画与运作之间的天平,可以尽情地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画画。

产出也远比前两年自由职业时来得丰腴,虽然有时还是会觉得累,不过觉得平静与知足。

大部分时候,我还是用自由画家的身份与人交流,反觉得比之前真正自由职业时更理直气壮,因为在画画这事上我现在真正自由了。

这让我认识到为什么三年展系列会对我这般重要,是因为那颗自由而孤独的心。

人生就是这般奇妙,晃荡了一圈,又回到原点,同样还是要干些广告事,意境却绝然不同,所谓心境即世界,走过弯路才知原来的是直路。

人就需要走走弯路。

想起一句:欲速则不达。道理都摆在那,只是我们碰到具体的事,人都掉进去了,有的人费了老鼻子的劲,爬了出来。

有的人,再也没出来。

9、2015年您这一年来都在做些什么?现在每天你基本花多少时间在创作上面,其余时间一般都在做些什么?

如上所言,我有一半的时间仍然在做广告,另外一半中的一半给自己的创作。

我今年应该有二三十幅新作吧,我辞掉工作自己运作的那两年里,每年的创作量只有3、4幅,所以维持这样的创作进度我觉得很好。

另一半留给家人,父母妻女,特别是今年,我爸我妈的身体都不是很好,前后做了手术,让我意识到生命的真正可贵的是意识到最亲的人,他们的生命的可贵,因为终点就在眼前了,可以看到,只是不清晰而已。

我现在越来越感受到人的脆弱,精神也好,肉体也罢,都弱的一塌糊涂。

我自己出过车祸,很清楚那就是一瞬间的事。

如今我女儿的长大和父母的苍老事同步的,我就更显得青黄不接的仓促、匆忙。

所以在此也要劝告各位,珍惜自己的健康,身体是生命的本钱,亲人的陪伴也要珍惜,与人的缘分都要以珍惜的态度去看待,生活就会充实与幸福很多。

10、您的作品被广泛应用到衍生品上,您觉得插画师艺术家贩售艺术衍生品的模式可以持续么?还有什么更好的渠道去实现自己的价值

艺术的商业化我觉得是时局的必然,也是很好的展示平台,很多时候比展览的效果还好,所以这个模式是要去尝试的,但问题也不少。

主要是合作方很难碰到好的,如果完全靠自己去运作又有违初衷。

因为一个好的商业平台必然需要宣传和经营,这都不是画画的人擅长的。

哪怕像我这样设计师出身,又有品牌服务的经验,但太消耗时间和精力,

就成了我最大的问题。。。

除了和九口山的这个系列,其余基本都是我自己操持着去尝试,一个是自己有设计师情节,另外对自己的作品有一种责任感,这让我的心里有一根直直的线,这是一种对品质感的底线。

要找到一个像九口山这一专业让人省心的合作太难了。我和大大小小的品牌或者平台合作了应该有数十次了吧,都是谈的好,做的差。

目前艺术衍生品的行业发展很迅速,竞争很激烈,花样也多,消费者的眼界也越来越高了,已经不像4年前我开始做时那么容易。

这就意味你需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研究自己的产品和市场定位

这是一个问题,里面有一个平衡。

对我来说,我就是因为这个价值观的醒悟,跳出了这个模式。

如今终成半闲之人。

11、2015年已经将近末尾,能否透露您下一阶段的创作方向?

我不是一个有长期规划性的人,但只要心有所向,就不用走一步看一步,

保持我自己的对话,知道自己是谁,在做什么?就行了。

我今年大半的时间都在尝试油画,我以前很惧怕油画这个形式,一个与我之前的路子差距很大,另一个是大多数老前辈都在说西方人对油画的感受力和表达力都不是东方人可以比拟的,所以骨子里有些不看好。

但随着看的展览和接触的一些画家的增多,慢慢认识到这个想法的片面性。

所有绘画形式都是为人服务的,这都是实现表达的一种表达,每种表达都有其优劣,不能直接比较,感受其每个不同的优势,为我所用就能通了。

我经常会想起吴冠中吴老写的《我负丹青》里他描述水墨与油画是水路和旱路,一条路时常会走不下去时,就换一条走。

我也是一直在换着体验,软铅,硬铅,炭精碳条,针管笔,帆布,油画布,木板,石墙等等,不同画种画材以及形式的画,会带来完全不同的体验,这些都将留在我自己身上,时间一长,这些经验成了我独一无二的本源,或者说脉络。

以上最近的线体语汇

12、您提到之前走过的一些弯路,能告诫一下大家都应该注意什么吗?

这条路的确很不好走,弯路直路都要走一走,都不容易。

但弯路有时比直路更有效,直路有时会停滞甚至不稳定的倒退波动,这个时间可长可短,就像堵车时你死等会很惨,而且影响心境,你的状态是烦躁和不安的,这时就需要自己找合适的岔路走。

我之前与人说的弯路,应该是指我辞职到自由再回到职业状态的一个弯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弯路,我的建议是勇敢的去走各种弯路,因为走一段弯路的感悟不是靠我告诉你们要注意什么,然后你们就注意,这样就可以得到的经验。

经历是人最基本的财富,一切的成就都依赖于个人的经历。

哪个成功的人没走过弯路,没经历过失败?

所以要勇敢的按自己的方式去尝试,但关键是我刚刚提醒各位的那面镜子,没有镜子的人,去走弯路是很危险的,你会迷路的。

13、您能否推荐一些书籍和网站,供大家学习好的东西很多,但不是越多看越好,适当的看即可。

在对的时候看对的东西,有选择的看,又体悟能够得到应证的去看。

实际上别人的东西永远无法变成你的,因为你没有那些作品、技巧后面的经历和体会,兼形而不具神。

Behance

Artsy

Artand

这三个都有APP可以下,前两个是国外的,可能需要翻墙,第三个是国内的。

对商业插画感兴趣的朋友去逛Behance就行了,全球最顶尖的视觉艺术基本都网罗在其中了。

追求纯艺的朋友我就帮不上了,我自己也半吊子着呢。

anyShare分享到:

标签:,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使用腾讯微博登陆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

QR:  绘画十年谈之一个人的战争[微课笔录]
7个访客在线
4 游客, 3 bots, 0 成员
今天最多访问: 8 在 12:21 am CST
这个月: 48 在 11-10-2017 03:40 pm CST
今年: 68 在 06-06-2017 10:32 am CST
所在时间: 109 在 11-24-2016 02:11 pm CST


扫这里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QR:绘画十年谈之一个人的战争[微课笔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