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邦線體繪作品集[2006-2014]

2015/01/08

因为是公众号的文章,里面图片无法显示,原文访谈见这里

 

作为线体绘的提出者,我们首位要介绍大家认识的线体画家-北邦。

自2006年以来,8年时间里,北邦一直坚持以线条表达,致力于追求具有其个人特性的线体审美。2011年《漂流动物园》系列的问世,更是让世人深深记住了他繁复华丽的线条绘体,并让无数爱好线条绘画的年青人争相效仿,掀起一股“动物肖像”的风潮。

 

[壹]

如今“线体绘”已广为人知,为期八年的漫长过程里,他始终如一的坚持以线条表达着他的独特审美,让我来带大家粗略的回顾这一路留下的足迹,当我整理完这些,忍不住要为他执拗坚韧的信念、孤独冷僻的耐性、一头钻底的探究精神,竖个拇指顶个肺啊!

 

认识北邦是在多年前的一次饭局,人不高,不瘦,不浮,给人平静亲和的印象。

可能大多数人认识北邦,都是缘于他的《漂流动物园》系列,那几乎成了他的代表作,但我不是。

我认识他时他还没画这些变态的线条,那时大家都还混论坛,85前的80后可能会知道,一个叫V6DP的神坛。里面可谓藏龙卧虎,像CG大神黄嘉伟、大神MAX…

北邦当时画的都是妖魔鬼怪,只是其中一个插画咖,他的画很怪,会看的人莫名其妙的不自在。

 

 

2005年,在首届《大声展》就是这其中的三幅代表北邦亮了相。当时的插画在中国还只是启蒙出芽阶段,不像现在这么多元化,北邦的作品绝对是个异类。就是此展开幕时的饭局上,我第一次见到他。那时的北邦剪平的刘海,两鬓长发垂肩,一幅黑框眼睛。给我的印象是种矛盾的敦实与飘逸,寡话,几乎不发一言。

很典型的那种创作力旺盛、性格内向、行知异类的怪咖。

以新锐插画师亮相第一届大声展后,并未给他的绘画之路带来一帆风顺的大路,反而陷入一阵浮躁、迷茫和焦虑的沼泽。我们国家的媒体有个很不好陋病,爱胡乱给人戴帽子,发阳光普照奖般到处为人授以“插画家”、“艺术家”这样光亮、砸人的头衔。那一年的大声展声势颇为巨大,此病更是尤为过之。北邦在短短半年里被数十家杂志、网站等媒体报道,戴这样的帽子,总是欢喜和得意的。二十郎当出头的北邦也不例外,借他的话叫做:开始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此后的数年里,他都在志得意满的焦躁与举步维艰下是放弃还是坚持这两者中徘徊。这同时又是一段非常忙碌、风光的日子,各种媒体采访、时尚品牌Nike的跨界合作、设计双年展…表面的风光无限更衬托了人群散去,聚光灯暗下后的忐忑与焦虑。

这个时期他的作品很好的反映了这些复杂心理。

数年里,一直徘徊于设计与绘画之间的他在一次次痛苦和挫败中慢慢成长起来,当偶然走到线体表达的新路时,他也是在疑虑纠结中度过的。

期间也有不少精彩的插画作品,像《绽放》系列,与ANYWALK跨界的《翅膀》系列,为秦俑博物馆创作的《秦俑》系列,这里篇幅有限就不再一一细叙了。

 

 

所幸,他都没有放弃自己的创作,某段时间里是以交替的方式进行摸索,几个月画线体手绘,再几个月又以数字绘画的形式,所不同的是,在他“线体绘”这个概念尚未形成时,在设计与插画领域已然获得广泛赞誉。

在此同时,他的线体手绘作品也已逐渐成型,从稚嫩到成熟仅仅11幅作品,这些作品见证了他一路摸索的历程,正是《三年展》系列。

 

[貳]

我第一次看他的原作,是在2009年初秋,他在北京做了个超小型的个展-《三年展》。

11幅画,都很大。密密麻麻,看的我头皮发麻,但至今印象至深。

其实这些画我都在网上看到过,但我万没料到原稿竟如此震撼人心,这看图片与看原作的感受可以差异之大,咂舌不已。

三年里他就画了这11幅画,每一幅都画的心力交瘁,画完一幅需要休息很久才能满血复活进入下一张。

“至今我只卖过一幅该系列的作品,就是因为上面粘附着一个自由而孤独的灵魂,我每次对着他们就能与那时的自己见面。在我遇到更大更多的困境时都能从中得到力量,是对我意义非凡的一批作品。”

 

迷惘是什么?是不知道。

不知道要什么,不知道该干什么,所以更不知道有什么?

迷惘是不认识自己是谁,是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的噩梦。

这个噩梦里杂乱无章,没有主题没有主体,一种支离破碎的冷漠。

2007年的北邦还是个广告行业的设计师,每日里为了完成没完没了的广告创意而终日奔波,那些为了让更多人掏钱购买商品的处心积虑、费尽心机,只是一个个引人消费的陷阱。日复一日,这种价值观的猥琐化,使他感到由心的疲惫和失落,所以,这个阶段里他的画更像一个自我放逐的梦境,通过放任自己来得到灵魂的释放,寻找存在的意义。

 

 

《寄·生》 是一种心理写照,每日的工作和生活充满艰辛和无奈,让他时常觉得自己身体里有个可怕的寄生虫,它无才无德却贪得无厌,只管索取从不付出。你是否也时常觉得身体越来越沉重,行动迟缓,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越长越大。这个可怕的寄生虫撕扯着我们的身体,如果得不到满足它就把我们的世界搅的天翻地覆。

此画通过穿插生动的线条牵扯出每个人内心的欲望映射,渴望着安宁,却无望的在充斥满欲望的城市生活里恐慌度日。

《狂》 | 132cm x 170cm | 2009. 9B铅笔,白色粉笔,于油画布背面。

这是北邦自己认定最接近他内心状态的作品,作品全程由9B铅笔完成,其历程超过了1年。

除了耗时甚巨外,此作也极耗人精力,他尝试让看似无意识的情绪来主导手笔,自己躲起来小心翼翼的远观。这是种很天才的方式,很具风险。这幅画自始至终没有草稿腹稿或任何涂改。

过程应该是痛苦的,他和我描述这幅画时用“狂躁的发泄地”来形容,如果心情平和是到不了这个程度的,这种狂躁的走势与稳健畅淋的线性是种巧夺天工的组合。给这幅作品注入了猛烈的躁意又有层层内敛化无的通达感。

绝对是佳作!

我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铅笔画这样的话,初时看有种破天荒的新鲜,而后更多的是那像浪头一样的冲击和晕眩感。

多年混迹设计、插画领域,深知插画其本质的多位受限,无法在创作上更自由的表达。

于是慢慢把创作重心转到线体手绘上,就是瓜熟蒂落之事了。《三年展》奠定了这个基础,而《漂流动物园》系列才是真正发展和发扬线体绘的代表作。

 

[弎]

《漂流动物园》,2011年,全20幅。
是目前北邦最广为人知、深受好评的作品,当然,这与他多年广告从业的经验无法分离看待。事实上,他在传播设定上的策划可谓用心良苦。该系列已举行十余次展览,开发的衍生产品更是琳琅满目:与速写合作的服装、徽章、笔记本;九口山的笔记本、环保袋、明信片、手机壳、画册、版画、丝巾…授权品牌作为化妆品包装,《矜持的黑斑羚》甚至是一家高级家居店的店标。

动物园系列之一《天生流浪》 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二《飞鱼与猫》 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三《恋鸟》 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四《长颈鹿-那边有人在看我们呢》 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五《背包的信天翁》 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六《海象公主》 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七《杰伦马》 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八《吐舌头的山羊》 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九《凝望中的斑马》 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十《失恋的兔男孩》 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十一《捡到珍珠的土拨鼠》 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十二《爱美丽的长颈鹿》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十三《唱歌的狒狒》 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十四《矜持的黑斑羚》 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十五《戴花的阿富汗猎犬》 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十六《穿牛仔的灰狗》 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十七《长颈鹿:哎呀,我的珍珠掉了!》 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十八《周身珠宝却满心失落的狒狒》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十九《孤傲的鲸头鹳》 2011 | 38.8cm x 54.8cm

动物园系列之二十《猫与珍珠嬉戏,却不料被珍珠所缚》 2011 | 38.8cm x 54.8cm

 

北邦自己说,这是属于消化沉淀后的作品。他酝酿了十年广告生涯里历经的心境变化,也映射了80后步入社会所面临的生存状态。

“我这十年走马观花似的,身处不同世态的人们,不断莫名的相遇后分道陌路。这些人的背上都背负着各式各样的身世和现实问题,在来不及同病相怜的寒暄中各自敲着算盘。一个呼之欲出的主题迸现在我脑中,这些平静、安宁、富足、幸福的面相后,不断挣扎和无奈、迷茫着的人生百态是我刻意费尽心机藏起的人世悲观。”

北邦的意图是非常含蓄包裹起来的,大多数人都因为这个美丽萌呆的皮相而心生爱意。所以作为设计师出身的北邦又是可以如此理性的去安排:

“用動物的形象,用他們單純,忠誠,天然的內在,喚起一些久違的美感。

裡面埋藏著一種隱喻的反諷,你可以用沉重的角度來解讀,也可以用童話趣味去想像一個別樣的人類世界。

在創作此系列作品時,我就為此取名“漂流動物園”。

漂流這個字眼有種無歸宿感的悲涼,卻不乏人們嚮往的浪漫情懷,這正是我要闡述的一種內心矛盾,用童話的語言講述現實的無奈。”

其实,每个人都无法逃脱“孤独”与“迷茫”。无论是年逾百岁的高寿白翁或天真无邪的无齿小儿、抑或是富甲一方的偏腹大亨…皆有其未解之孤、无望之惘。

“漂流”,剥去人为的情饰后,即是“孤独”与“迷茫”。

 

[肆]

但这时对他来说头痛的是,当创作上转型成功,但外界认知上依然把他的线体绘画与“插画”混淆,终于在一次与画友聚会时,明确的提出了“线体主义”的概念。自此才真正开始与“插画”分道扬镳,渐行渐远,这时已然是2012年的夏天了。

上面说的画友就是刘铮、朱敬一、李晴这三位线体画家,他们给予线体主义的定义是:

“以線為體,注重線條本體的表達,致力於創建俱有獨特審美的線體美學。”

两年来,已经顺利举办了数次线体主义画展,无数线体爱好者借此互相认识、学习和探讨。

《漂流动物园》之后,北邦继续一路向北,寻觅着他心中的乌托邦。

 

2014年是北邦创作上较为高产的一年,盛夏时为了此稿我特地跑去他画室当面聊稿子。看到画室里很多新作品,与以往的表达又有不同,他说正在瓶颈期,有什么东西正要呼之欲出,挠的他心痒难耐。这些新作品因为都还没正式翻拍成图片,所以他就不打算放上来了。不过其实有关注他微博或微信的朋友估计都有先睹为快过了,粉丝不能白做嘛。

我眼里的北邦是朵不可多得的奇葩,开得绮丽妖妍,中国从不缺少天才、只是往往天才少了一股执拧的韧劲儿。所以天才过于脆弱容易夭折,奇才虽然时常走偏,却能一股子劲的往里钻,这一辈子下去怎么不是个深坑!

同为80后,我要向他致敬!

为他的坚持,为他的顽固,为他不知还能挖多深的坑!

我希望这篇稿子能具备时间和心理上的跨度,能完整呈现北邦成长的轨迹,体现一个80后普通又不凡的奋斗历程,图文对应下能体会到这缓慢挺深的细腻质变。

路还很远,我们且看且祝福吧!

 

[伍]

北邦,1982年生,浙江上虞人,自由画家,线体绘创导者。

曾经中国插画创作领域的先锋人物,国内首屈一指的80后设计师。致力于黑白线体艺术的创作,活跃于上海,北京等地。

其繁复绮丽的线条艺术成为80后新生代艺术家中一杆线体主义的独特旗帜。

anyShare分享到:

标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使用腾讯微博登陆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

QR:  北邦線體繪作品集[2006-2014]
2个访客在线
0 游客, 2 bots, 0 成员
今天最多访问: 23 在 11:09 am CST
这个月: 68 在 06-06-2017 10:32 am CST
今年: 68 在 06-06-2017 10:32 am CST
所在时间: 109 在 11-24-2016 02:11 pm CST


扫这里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QR:北邦線體繪作品集[2006-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