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田彻也

2018/01/11

石田彻也是个诗人,一个悲哀致死的诗人,我看他的画,第一直觉就是这个人得承受多少伤才能把这些画出来?画画的人都知道,感受万千表达者不足百。借此想想,这些东西要出来,得像荆棘从肉体里剥出来,石田得被伤成啥样?

我也是在他死后方才认识了他的画,这点特别悲哀,那么多好的画家,似乎必须就遇上一个死的契机。我想无论谁,只要看一眼他的画就永远不会与其他人的画混淆,你会多年后听到石田彻也时一头雾水,但绝不会再见他的画时一片空白。

网上总有寄于联想的朋友说他只是消失了,回到某个自己舒适的小角落去罢了。这样的寄予自然是好的,我只能说这是个乐天派说的。而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悲观到中年我已经很理解海子,顾城,还有石田彻也。
我很喜欢他的画,不敢多看,但隔久了就忍不住要再去看。从这个角度来说,那位网友是对的。那些画里都有一个狭窄的空间,石田就在那里,或蹲或立,始终不发一言,他最生动真挚的语言就是他的伤口。

去岁时也因为一个早逝的画家心潮起伏数日之久,石田彻是第二个。

anyShare分享到:

Leave a Comment

使用腾讯微博登陆

使用新浪微博登陆

QR:  石田彻也
2个访客在线
0 游客, 2 bots, 0 成员
今天最多访问: 18 在 02:21 am CST
这个月: 56 在 12-04-2018 09:49 am CST
今年: 93 在 05-25-2018 02:14 pm CST
所在时间: 109 在 11-24-2016 02:11 pm CST


扫这里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QR:石田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