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遇克里姆特1#

2015/12/19

《再遇克里姆特1#》 布面油画,2015,50cm*100cm

周毛毛的蘑菇头

2015/12/14

《周毛毛的蘑菇头》 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我有时清醒,但大部分是糊涂的

2015/12/13

《我有时清醒,但大部分是糊涂的》 布面油画,2015,50cm*100cm

面首的面子

2015/12/09

《面首的面子》 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拘泥

2015/12/07

《拘泥》 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我们都忘了,说好的那些不忘

2015/11/27

《我们都忘了,说好的那些不忘》 布面油画,2015,50cm*100cm

我已不奈人生何,还是有人在我们心里放冷枪

2015/11/26

《我已不奈人生何,还是有人在我们心里放冷枪》 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2015/11/08

《腐》 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两性进化论

2015/10/28

《两性进化论》 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于瓶颈处憋紧的一串响屁

2015/10/24

《于瓶颈处憋紧的一串响屁》 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社交退化症

2015/09/14

《社交退化症》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无语了,这是要怎样?

2015/08/02

《无语了,这是要怎样?》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手稿1#20150715

2015/07/15

九口山笔记本手稿系列《手稿1#20150715》005针管笔 纸面 268mm*178mm

手稿1#20150713

2015/07/13

九口山笔记本手稿系列《手稿1#20150713》005针管笔 纸面 268mm*178mm

手稿1#20150706-2

2015/07/06

九口山笔记本手稿系列《手稿1#20150706-2》005针管笔 纸面 268mm*178mm

手稿1#20150706-1

2015/07/06

九口山笔记本手稿系列《手稿1#20150706-1》005针管笔 纸面 268mm*178mm

手稿1#20150702-3

2015/07/02

九口山笔记本手稿系列《手稿1#20150702-3》005针管笔 纸面 268mm*178mm

手稿1#20150702-2

2015/07/02

九口山笔记本手稿系列《手稿1#20150702-2》005针管笔 纸面 268mm*178mm

手稿1#20150702-1

2015/07/02

九口山笔记本手稿系列《手稿1#20150702-1》005针管笔 纸面 268mm*178mm

呆鸟4#

2015/07/02

《呆鸟4#》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呆鸟3#

2015/06/30

《呆鸟3#》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呆鸟2#

2015/06/27

《呆鸟2#》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呆鸟1#

2015/06/26

《呆鸟1#》布面油画,2015,60cm*80cm

缠绵悱恻3#

2015/04/22

《缠绵悱恻3#》 布面炭黑,2015,120cm*160cm

缠绵悱恻2#

2015/04/13

《缠绵悱恻2#》 布面炭黑,2015,120cm*160cm

缠绵悱恻1#

2015/03/09

《缠绵悱恻1#》 布面炭黑,2015,120cm*160cm

北邦線體繪作品集[2006-2014]

2015/01/08

认识北邦是在多年前的一次饭局,人不高,不瘦,不浮,给人平静亲和的印象。

可能大多数人认识北邦,都是缘于他的《漂流动物园》系列,那几乎成了他的代表作,但我不是。

我认识他时他还没画这些变态的线条,那时大家都还混论坛,85前的80后可能会知道,一个叫V6DP的神坛。里面可谓藏龙卧虎,像CG大神黄嘉伟、大神MAX…

北邦当时画的都是妖魔鬼怪,只是其中一个插画咖,他的画很怪,会看的人莫名其妙的不自在。

颠簸的2014

2014/12/31

2014是我较为高产的一年,也是我对线体语汇最不稳定的一年。
整理的有18幅,已是大部分,还有一些没拍,总的算来有20几幅。
细细整理了它们,微微有些感叹,串起它们可瞥见我摸索一路中的挣扎及时刻萦绕着的执念。

比亚兹莱照看指引了我一段就与我分道扬镳了,之后就一直学着自己照顾自己,走走停停,倒是也走出了一条孤独的路。
在网上总会见到许多黑白画大咖们的作品,每次都看得激动,背过身画起来总是一头汗。这只是望梅止渴而已,我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忍不住的想要剖析研究他们的手法和技巧,琢磨久了就发现不对劲,毕竟是别人的东西,有形无骨,离开了具体的元素形式就成了易散架或败血症的患者。
画的不好也不开心。

这一年我只是安安静静的画着,由着自己乱画,越画越可怕。

多数朋友们对我画的印象仍停留在动物园系列,有人来问:你真的是画动物的那个北邦吗?为什么你现在画的东西完全完全不一样?
这第一个问题很有意思,我既是也不是,这里有个时间差的问题。
曾经是,现在不是了。
第二个问题说明了我的改变很大,企图心不小。

无论如何,我让这一年有了纯属个人的痕迹,计划为它们做个展吧。

6 / 10 12345678910
6个访客在线
0 游客, 6 bots, 0 成员
今天最多访问: 13 在 06:01 am CST
这个月: 60 在 07-03-2018 09:51 am CST
今年: 93 在 05-25-2018 02:14 pm CST
所在时间: 109 在 11-24-2016 02:11 pm C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