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串响屁7#

2017/01/11

120cm*60cm 2016 布面油画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串响屁6#

2017/01/06

120cm*60cm 2016 布面油画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串响屁5#

2016/12/28

120cm*60cm 2016 布面油画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串响屁4#

2016/12/27

120cm*60cm 2016 布面油画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串响屁2#

2016/12/18

120cm*60cm 2016 布面油画

于脑洞处放掉的那串响屁1#

2016/12/16

120cm*60cm 2016 布面油画

小心的死在梦里

2016/12/14

100cm*100cm 2016 布面油画

异想曲

2016/12/02

120cm*60cm 2016 布面油画

无鹿无马,梦为衣

2016/11/22

60cm*80cm 2016 布面油画

手稿1#20150713

2015/07/13

九口山笔记本手稿系列《手稿1#20150713》005针管笔 纸面 268mm*178mm

手稿1#20150706-1

2015/07/06

九口山笔记本手稿系列《手稿1#20150706-1》005针管笔 纸面 268mm*178mm

《耳不濡目未染》

2014/09/12

炭黑,2014.9 油画布背面 60cm*80cm

《方向感》

2014/03/12

《方向感》160cm*120cm
炭黑,油画布面,2014.3

每次我面临重要抉择时,就会很由依赖方向感带来的安全感。
人生路的方向其实很单一,就是跟着时间前进,时间的朝向又是固定而不可更改的。我一直强调自己是个慢热的人,是因为时常需要容忍自己一时的迟钝和混乱。

所以我常通过回望过路来推导方向。

1个访客在线
0 游客, 1 bots, 0 成员
今天最多访问: 6 在 01:20 am CST
这个月: 25 在 04-09-2017 02:07 pm CST
今年: 63 在 03-08-2017 09:47 pm CST
所在时间: 109 在 11-24-2016 02:11 pm C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