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狂想

2018/12/16

很久没用设计的方式作插画,作为设计师出身的插画师有些不务正业。
画是越画越丑,越画越暗黑。
十几年前也曾一度喷洒过一阵暗黑流,后慢慢又浮上来冒泡,上面的人群集聚,极为热闹。混在人群中总能得到些安全感,只是人性总在安逸与恐惧中反复,很多名人大牛都讲过此类事件,确实人性犯贱。
我从彼端又回到此端,然后又回莫名其妙的去到彼端。两端之间其实有很多可以混为一谈的做法,只是大多数时候都不屑于去苟且。眼前的终归于苟且,而诗和远方会出现在另一端。

这几张山海经狂想的插画,就是属于混为一谈后的做法。
将丑丑的手稿,用设计的手段处理下,就是如此。
其实还可以将设计性加强,使得画面更具现代感和设计感。
只是作为也是原作素材作者的自己忍不住会跳出来阻止,努力想多保留手稿的笔迹感。
与自己吵架我们叫做纠结,是的,我总是处于纠结。
但也同样值得高兴,因为纠结还意味着有进退左右可言,这事贵在自洽中完满。

[画论:关于我的线体日记]

2017/06/21

我的糊涂线体日记,已有数百篇,不是毎日必记,得空且有闲心散意时,才由得自己糊涂一下。
实话说,这糊涂的画有时画的好,有时画的很糟,似全凭运气。
好的时候越画越顺,并聚精会神,每一笔颤动或转向都如心神合一,手即心神的延伸。感觉不会错过任何细节,似乎毛孔全张,都随我的眼睛注视着。
但其过程中如略有分神,如“哎呀,糟糕,坏了!”之类的念头一起,手下就容易错乱,连心神也会觉得疲软。一念起伏,再凝神时,画已转向一种又丑又乱的局面,这个念头再一接续,就彻底陷落了。这一路就像爬山一个岔道脚一滑,一路滚下来,想拼命抓住什么挽救,杯水车薪之感,越是努力越是这种感觉就越明确。

6个访客在线
1 游客, 5 bots, 0 成员
今天最多访问: 11 在 12:59 am CST
这个月: 35 在 09-12-2019 05:04 pm CST
今年: 90 在 06-24-2019 03:22 am CST
所在时间: 109 在 11-24-2016 02:11 pm CST